夢想是什麼?我相信夢想實現既不是頭銜,也不是令眾人稱羨的工作,而是能夠成為想要變成的那個人;而追逐夢想,應該就是「變成那個自己喜歡的人」的過程。來自台灣的記者曹馥年,在年復一年的採訪工作中,發現自己逐漸對生活鈍感,害怕在汲汲營營中變成一個空洞的人,於是為了成為一個有趣的人,她選擇了旅行。

為了成為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她到世界的盡頭,去向世界討索最有趣的生活體驗。

我想到一次達賴喇嘛在與著名的巴西自由派神學家Leonardo Boff的對話中說的:

「關照你的思想因為它會變成語言。
關照你的語言因為它會變成行為。
關照你的行為因為它會變成習慣。
關照你的習慣因為它會形成你的個性。
關照你的個性因為它會成為你的命運,
而你的命運就是你的人生。」

每次有人用羨慕的口氣說「你真好運」的時候,我都會想到這段話。

我也抱著同樣的心情,每天在努力著。

現在的我,擔任美國華盛頓特區一個國際金融組織專門監察機構的緬甸代表,對於這樣的生命狀態,可以說是相當滿意。但是派駐緬甸十幾年的我,並不是一開始就對於緬甸有感情,甚至不是一出社會就踏入NGO的,這中間經歷的轉折,就是所謂的逐夢。

二十多歲踏入NGO之前,我在美國一間上市的科技公司擔任產業顧問,公司指派給我的任務是以每半年為一期,到世界各地開創分公司,工作有趣也有挑戰性,因為可以一邊旅行一邊學做生意,不喜歡束縛的我也不需要每天在辦公室朝九晚五。從各種條件上來看,都是一份像夢幻般的工作,雖然工作人人稱羨,但是我給自己一個非常清楚的期限:我想要40歲退休。

但是隨著時間過去,我開始問自己「這件事為何非做不可?為何非我不可?」

我想的是,個人價值的不可取代性。

不斷自省的過程中,我不得不面對探討自己存在的價值,檢視自己對這份工作是否還有熱情,因為我開始問自己一個很基本的問題,

「如果我這份工作真的這麼符合夢想,又可以旅行、又可以賺錢、又可以學習國際商務經驗,為什麼我還想著要40歲退休?」

然後我才確知,原來我走錯路了。

直到踏入NGO的世界,前往緬甸協助當地農民建置有機農場,我才發現,這份工作是不管到了幾歲,不管有沒有所謂的退休、雇主願不願意付我薪水,我都會繼續堅持的工作,從那一刻起,我才相信自己正走在想要的夢想道路上,雖然從各種客觀條件上看來,我都過得不如以前。

時時詢問自己,就像在誰搬走了我的乳酪?(Who Moved My Cheese?)裡面說的,「 經常聞一聞你的乳酪,你就會知道,它什麼時候開始變質。(Smell the cheese often so you know when it is getting old.)」

因為夢想就像乳酪一樣,如果在製作的過程當中不夠仔細觀察、時時注意的話,也是會變質的,世界上絕對沒有將牛奶放著,久了自然而然就會變成好吃的乳酪的道理。

是否會喜歡10年後這樣的自己,也是要靠同樣的工夫。

別忘了,到頭來,夢想不是只有青春限定的口味。我們真正想要的,只是當一個眼睛會發亮的大人而已。

褚士瑩

國際NGO工作者,專業訓練來自埃及AUC大學唸新聞及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曾在緬甸北部撣邦主持農業轉作計畫近十年。2012年後轉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緬甸聯絡人,開始訓練緬甸的公民組織監督世界銀行及其他外國政府對緬甸的貸款及發展計畫。除協助多方停戰協商,設計戰後重建之外,也意識到真正的改變必須來自教育,讓下一代開始接受多元社會,改變衝突的本質,因此從2015年開始,著手在當地成立一個以哲學思考為主的兒童繪本出版社。

回台灣時,他跟在地的NGO工作者,一起關心客工、新移民、部落、環境、教育、社區營造、農業、自閉症成人、失智症家屬的支持。中文出版品包括「1份工作11種視野」等近50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