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必去」這4個字,雖然已經被旅遊報導用到過剩,但是這個最高等級語,一定要讓位於美國加州的「優勝美地國家公園」(Yosemite National Park)再用一次,相信沒有人會反對。它在世界上的地位,彷彿就是「大自然的大教堂」。

Yosemite National Park 加州優勝美地‧恰如其名的絕世美景

「雄偉的圓頂穹丘和峽谷、向上延伸的晦暗森林、成排壯麗的白色山巔映著天際,每個景都燃燒著耀眼的美,如火焰散放的熱力般向四周輻射……。我以前從未見過如此壯麗的景色……,我在迸發的狂喜中忘我地喊叫、手舞足蹈。」

這些最高等級形容與宛如受到聖靈啟發的行為,出自美國的「國家公園之父」約翰•繆爾(John Muir,1838~1914)。優勝美地在1864年成為美國的第一座州立公園、繼而在1890年成為第二座國家公園,正是在繆爾這位作家、科學家、保育先知的倡議之下成功設置。全球第一座國家公園――美國「黃石國家公園­」(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則是在優勝美地的保護運動風潮中才有機會設立。喜愛戶外的朋友一生若能專程至這座聖殿朝聖,可以算是最虔誠的自然信徒了。

優勝美地甚至有一景就是具體的教堂意象,而且有個相稱的名字,那就是「主教峰」(Cathedral Peak)。繆爾在記述他在這一帶牧羊故事的《夏日走過山間》(My First Summer in the Sierra,天下文化出版)書中說,這座美妙的山石建築物,「是由生氣勃勃的岩石切割而成,外觀幾近傳統式(教堂),高約2000呎(編按:約600公尺),在樹梢和山尖的裝飾下顯得崇高莊嚴。」在繆爾眼中,那些石頭彷彿都會講道了。

而在此一國家公園中的「優勝美地峽谷區」(Yosemite Valley),甚至有一座真正的、依然能做禮拜的教堂呢。不過,訪客大可不必只以宗教觀點看待這座「優勝美地教堂」(Yosemite Chapel)。建於1879年的它同時也是歷史建築,是該國家公園至今仍在使用的建築物中最老的一棟。

同樣在熱門的「優勝美地峽谷區」,在此與主教峰遙遙相望之「酋長岩」(El Capitan),則是更專屬於攀岩界的朝聖地。我和友人曾專程至優勝美地一遊,即親眼在這座花崗岩神峰對面的峽谷路旁,見識了它接受全球攀岩好手挑戰的盛況。平地上的旅遊者開車至此多半會停下來,拿出望遠鏡觀察El Capitan近乎90%垂直的峭壁。仔細一瞧,壁上有許多小黑點慢慢地往上移動:那些小黑點,就是攀岩人,而且是最強的攀岩人。從峰底攀到峰頂,需時數天。攀岩者如何過夜?睡在懸掛於峭壁上的簡易吊床中……。在此攀頂者,可說是拿到攀岩界的聖杯了。

我們這群凡人也終於在優勝美地中,理解了美國戶外極限運動同時兼具開放與嚴謹的特色:只要你準備好、具專業配備與訓練,隨時歡迎來與大自然共舞。

優勝美地的地標――「半圓穹丘」(Half-Dome),當然也是必賞之地,它長得就像它的名字。繆爾說它彷彿擁有自己的生命,「即使目光掠過瀑布、草地,甚至遠處的山脈後,也會一再回頭欣賞著它。」除了純欣賞,它還可以登頂,但屬於挑戰等級,來回約27公里,需時10~12小時。得萬全準備。

不過,不具登高山與攀岩經驗者也一樣可以放心來訪優勝美地。它幾乎是全美甚至全球最受歡迎的國家公園,各類設施完善,也因為實在保護地太好,比較輕鬆的步道行即能進距離感受它的原始之美。在優勝美地表列的20來條步道中,相當推薦至少留半天至該公園南入口附近的「蝴蝶森林」(Mariposa Groves)一帶健行,因為那景觀在台灣實在見不到。

這兒有500棵世界最大並且存活的生物(不只是樹木)――巨杉(Giant Sequoia,俗稱「世界爺」),在原產地最高可達100公尺,直徑可達10公尺,有些樹甚至已經有兩、三千年的年紀(!),可以說每一棵都是神木了,而且是活生生的。在一張歷史照片中,這兒還曾有一棵名為「瓦窩娜樹」(Wawona Tree)的巨杉中間被挖空,讓四輪馬車當隧道過呢。當然現在已經不能在樹上亂挖洞了,但是一棵類似的「加利福尼亞樹」(California Tree)仍留存著。可以想見這片森林的尺度有多驚人,在此森林浴時的芬多精含量有多高。

至於拜訪優勝美地的最佳時機,是春天。因為此時山上的積雪逐漸溶化,公園中的眾瀑布水量正豐,景觀更完美、震撼,若是夏天、秋天來,瀑布就比較細水長流了。況且,優勝美地許多入口在晚秋至初春時是封閉的。也因為大家都喜歡在春天來,公園園區裡的住宿,無論從極高檔飯店(The Ahwahnee)到露營區,春天檔期皆非常、非常、非常熱門。若想明春成行,當下就得快快定房,有些營區已經沒位子啦。

我和友人當初的優勝美地之行,已經自認很早就去定飯店,但還是只能定到公園外單程車程約兩小時的木屋。這等於我們每天是從台北開到台中去玩……。還好,就連進入優勝美地的聯外道路盤山景觀也都很正,連雲都特別清亮,令人捨不得移開視線,並無損失。

在漫長冬日等待來年春天一訪優勝美地的時候,最適合的行前準備,就是拿出安瑟•亞當斯(Ansel Adams,1902~1984)的攝影集來預習當地美景了。亞當斯可說是最會拍優勝美地的攝影大家,他那些黑白的優勝美地大景照,彷彿美式的水墨畫,只是他的畫筆為相機。奇妙的是,亞當斯的作品極具抽像詩意,但是他的相機沒騙人,因為實景也一模一樣。這只能請你到優勝美地這座天然大教堂,親眼見證這老天爺賞賜的神蹟了。

參考書目:《夏日走過山間》(My First Summer in the Sierra,天下文化出版),約翰•繆爾(John Muir)著

優勝美地國家公園官方網站:http://www.nps.gov/yose/index.htm

更多美國旅遊資訊請至:http://www.gousa.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