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一所國中的學生,每次段考結束,回家都跟爸媽說自己是全校第一名,拿到成績單都是第一名,爸媽一直以孩子為榮。直到某天,媽媽送便當去學校,在校門口的公佈欄看到年級名次,才驚覺自己的孩子不止不是第一名,連前50名都排不上!回家問孩子,孩子哭著承認自己是希望他們感到開心才撒謊!我聽到這個故事時好心疼,不只心疼父母,更心疼孩子!

在台灣,會考試學生常常會被稱為考試機器,他們只要看到考卷,就像機器自動輸入指令,可以得到完美的答案。這種機器人的類比,正是填鴨教育的例證。台灣的考試一向以標準化的選擇題為主,選擇題的好處是,可以減少教師批改的負擔,答案與成績也比較不容易出現爭議。正因為成績對我們來說這麼重要,考試的公平性就得到了至高無上的地位。我們相信,透過教育可以翻身,所以我們相信「苦讀」,而考試制度的設計,必須得符合我們對苦讀的想像。

課本裡面沒寫的不能考,太靈活的題目不能考,沒有標準答案的題目不能考,這些都是為了避免讓那些有補習的,家裡有錢的,父母教育程度高的學生,能運用那些「課外」的資源,來進行「不公平」競爭。結果我們的考題考出來,永遠是課內的、不靈活的、有標準答案的題目,而且題目的難度還得要適中,最好是,學生的成績算出來以後,可以畫成一條常態分布的鐘形曲線。誰管這份考卷的內容是不是真的能幫助學生學習?反正,只要有把課本裡面的東西學好,就應該要得到好成績才是,這樣才是真正的公平。

結果,那些成績好的學生,多是透過反覆的記憶與背誦,把課本讀得滾瓜爛熟,把題型做得瞭若指掌,才剛看前面幾個字,已經可以猜到出題老師的心意,知道這個題目要考的概念與目的。大量的紙筆測驗,造就了一個個考試機器。

「考試機器」這個詞,是對人的一種貶抑。人是豐富的,具有多個面向的,生活在物質經驗世界中的整體,但是考試,只重視「讀教科書」的這個面向,「考試機器」這個標籤表示:你除了會考試以外,什麼都不會。

我記得國一考國文註釋,只讀了5分鐘,筆試就得到了95分的成績,我很開心地跟媽媽分享,媽媽也很得意地說:「你真是一個考試機器。」聽到這番話,我不只不開心,瞬間有了莫名的沮喪。所以,當我聽到有學生跟我說「我們班的同學都說我是考試機器」時,我好像看到以前的自己。我握住他的手,跟他說:「你要記住,你不是機器,你是人。」

追根究柢,還是得改變紙筆測驗以及考選擇題的制度才行,但在大家仍然相信紙筆測驗比較「公平」量化測驗比較「客觀」,選擇題給分不容易起爭議,讀卡計分的方便性等原因下,每日在學校考試轟炸的學生、家長與老師,有沒有什麼應對的方法呢?

給學生的心態調整:不管你的成績怎麼樣,都要知道,成績沒有辦法定義「你是誰」。成績只是一個階段性的考核,考得好,表示你理解得不錯,解題技巧也好,但不代表你就真的學的好。只有把那些學到的東西真的應用在生活上,才是真正的學會,而這不是成績可以考出來的能力。如果你很努力了卻還考不好,那得把每個題目攤開來,自己跟自己解釋一遍。只有自己能跟自己解釋得通,才表示你真的懂了。成績不好沒關係,能不能在每次的考試後,養成檢討的習慣,把不會的地方弄懂,而不是考過就當作沒這回事。這種自我反省與訂正錯誤的能力,是考試考不來的,也是在社會上生存,更重要的謀生能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