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來以色列遊玩,在回程的飛機上跟一位要去香港工作的以色列大嬸聊了起來。大嬸告訴我,她女兒在美國唸高三,先回來以色列當兵,再回美國唸大學。

「所以你們有雙重國籍?那為什麼要回以色列當兵?」雖然非常沒有禮貌,我還是開口這樣問。我對於雙重國籍沒有意見,但不能理解為什麼有機會不用當兵時,還要特別拋下一切回以色列當兵。特別是,在以色列當兵,很.危.險!以色列十年一大戰,三五年一小戰,真正的戰爭,真的會死人的事情!

「不當兵會被抓去關喔!」大嬸先從法律面跟我說。

「可是有雙重國籍,直接留在美國或放棄以色列國籍就好了啊!」我還是不能理解。

「我女兒的家在這裡,在以色列!」大嬸很務實的跟我說:「如果打算在以色列找工作,留在這裡發展,她一定要去當兵。以色列的社會,沒當過兵的人會被大多數的人視為能力不足或是沒有責任感!」

「所以妳女兒是自己想回來當兵?」我問。

「這裡是她的家…」大嬸一直跟我強調「妳知道猶太人的歷史嗎?妳知道有個家的重要性嗎?」

我當然知道猶太人流離了幾千年才在以色列建國,但建國第一、二代與第三代的想法很可能不一樣。以色列不是個容易生存的國家,我覺得應該要允許下一代有自己選擇祖國的權利!那時,我總覺得那可能是大嬸的要求,所以女兒才會回以色列當兵。

結婚後到以色列定居,漸漸發現在這個國家,雙重與多重國籍的人十分的多。以色列的國籍法允許雙重國籍,也允許全球猶太人在取得以色列國籍時不用放棄他們原有的國籍。如此一來,佔人口20%的前蘇聯國家移民,10%的歐洲與美加移民,眾多數在以阿戰爭時從阿拉伯國家逃出來的猶太人…以及佔20%的阿拉伯人口中,多數也有約旦或其他阿拉伯國家的護照…。雖然沒有正式官方數據說明以色列公民中有多少人是雙重國籍。但我可以舉個例子做說明:

2014年11月18日,兩名巴勒斯坦人持械進入耶路撒冷的猶太禮拜堂行兇,殺死了4個猶太人,4名都是以色列人,但都有雙重國籍,其中三名有美國國籍,一名有英國國籍。

而一個有眾多雙重國籍公民的國家,會面對什麼問題呢,我們可以歸納整理一下:

一, 法律權利與國家安全問題:一個有雙重國籍的人在以色列的納稅、婚姻、刑事事項,以色列政府就把他們當做是以色列人處理。然而一個擁有雙重國籍的以色列人,在各種安檢中會被視為是「外國人」。不管頭上是戴了小帽還是大黑帽,在機場安檢時,安檢人員一樣翻箱倒櫃,脫鞋脫衣的檢查。我有不少舉家移回以色列的猶太朋友,不管他們已經在以色列住了十年還是二十年,每次出入境都被當做是「恐怖份子嫌犯」一樣對待,讓很多人十分不高興。但終究還是因為他們移回以色列後,沒有放棄原有國籍的原因。

二, 國家忠誠問題:以色列是個有高度國家安全需求的國家,在政府擔任重要職位的政治人物,如果有雙重國籍,在外交對話上總是會有很多困難(是站在誰的立場講話?)因此以色列也有法律規定擔任國會議員的人需要放棄其他國家的國籍。以色列是內閣制,所以部長與總理也都是國會議員。

目前以色列的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曾經在美國就讀高中與大學,講得一口流利有美國口音的英文。美國不少小報都在討論他是否曾經加入美國籍,但這個「BiBi是否不愛以,賣以」的議題在以色列並不存在。很清楚的是他做了以色列國會議員後,他只有以色列國籍。

那麼,一般人怎麼在看待擁有「雙重國籍」這件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