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抵制風波之中,我發現一個值得深思的現象。許多頂新旗下事業的員工跳出來捍衛公司,和推動抵制的鄉民從店舖銷售端一路大戰到網路上。這當然沒什麼古怪之處,熱愛自己所服務的團隊或公司是很自然的現象,有時我們甚至會鼓勵這種表現。

但這些「熱血員工」是否曾想過,只要公司第二天宣佈裁員,而且他的權益並未獲得理想的清償,他可能就會從挺公司的「鐵衛隊」一秒變追咬公司最力的「關廠工人」,在互動情境上突然錯位呢?

不只是頂新。許多「統媒」(或獨媒)的從業人員,當有人因公司色彩嘲笑他們時,他們也會大表不滿,強烈表明訪編中立的態度。但這些人只要一被裁或離職,有些可能也是「匪報」「造假大報」都能罵得出口。

軍人也是。許多服役中的志願役認為外界歧視軍人,社會應該重視軍人的付出和努力,還給軍人一個公道。不過一旦放棄軍事職涯提前退伍,這些人當中還是可能有的會大罵國軍是「蛇鼠一窩」、「中華民國最大的資源回收桶」。

個人與團隊之間的關係是非常微妙的專業倫理學領域。我們的確可以透過工作中的互動過程產生成就感,並與所屬工作團隊建立友誼,但這不代表我們的個人價值只能來自團體。你所參與過的每個團體,只是人生的一個活動領域而已。

你因為投入某個工作,與團隊上下相處愉快,也產生很多成就感,並以公司為榮,也把公司在商業上的敵人當成自身的敵人,外界對公司的負面評論,你會主動且免費的幫公司辯解或反擊。你對於「家庭」或「族群」等等的團體也會有類似的行為表現。

但與「家庭」「族群」不同之處,在於你和公司的關係其實很脆弱。你可能因為突發狀況或個人的誤失而遭到裁員或主動離職。

就算離開公司,許多人還是對前公司抱持良好印象,這可能是因為前公司能創造非常驚人的「不可量化價值」,讓你一回想就有暖暖的感受,也可能是他們在「可量化價值」(錢)的部份有合理解決,因此好聚好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