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個科系沒有明確對應的職業?該不該讀,值不值得讀,甚至不該存在?

一位服務設計師林承毅,他刻意在名片強調自己的身分:人類學家,用人類學的思維發現使用者端體驗、問題、解決方案,改善服務品質。

人類學思維,運用於研究女鞋

林承毅說:「人類學培養的技能之一,是觀察人的行為––不加批判地、徹底而深刻地觀察,而且要去理解行為背後複雜的困素。」

人類學者的研究為了深入了解「人」,需要開發各種研究人的方式,這些都是可能運用在產業中。例如,有一種人類學研究方法叫「物件考古」,林承毅將這個方法用在女性服飾的需求與設計。

「大部分時裝設計師把注意力放在美感創造,但是人類學的訓練要求我無時無刻理解當事人的感受。」林承毅找了一些女性,調查她們買什麼樣的鞋,每天將她們穿的鞋攝影存檔,觀察她們行走的方式,而且到她們家,打開鞋櫃,一雙一雙問:「為什麼買這雙?常穿嗎?什麼時候穿?會再買嗎?為什麼?」結果,他發現女生買鞋的最大的煩惱不是美感,而是穿鞋容易腳痛!

貼足適履,問題 solve!

「頭痛醫頭,腳痛改鞋,是直觀的做法,」林承毅說:「但是卡在直觀的做法,往往是許多問題無法突破的原因。創新的發生,在於我們用不同方式看問題,這也是人類學擅長的事情。」

「以這個例子來說,我們直觀地認為「美」、「造成腳痛」,都是「女鞋」上的相連概念,我們得在女鞋上一邊加強美,一邊改善腳痛。「但是,也許『造成腳痛』可以從『女鞋』獨立出來,另外找方式處理,例如把『腳痛』和『腳』相連,直接處理『腳痛』,這會衍生一系列全新的解決方案!」

林承毅一邊畫圖,一邊示範在人類學的思考中,如何將簡單的「鞋與腳痛」進行概念的分解和重組。我才理解到:原來人類學可以把吃飯、上廁所…都寫成一本書,背後有深刻的道理。

林承毅的解決方案,不是做新款式的鞋子,而是直接改良設計人工皮,讓它更便宜方便,女生可以買來貼在後足脛,穿各種鞋子都不會磨傷。經過林承毅的說服,這個廠商把經營重點從女鞋移往人工皮,並且經過許多使用者測試––找出一種款式與材質,不但形狀美觀,而且使用者不必看說明書,憑直觀就會使用。

人類學給我們的,不見得是一個具體的知識,例如二十種胺基酸名稱;我們學到的是一套思考方法,可以應用在多種的領域。概念的拆解和重組就是其中一個重要例子,這讓我們對問題的結構進行翻轉和重新組合,這是創新的重要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