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六我從大陸回來,一上車看了當天的七份報紙,每家都用聳動的標題報導大陸紫光集團以新台幣688億元入股兩家台灣半導體封測大廠(矽品、南茂)的消息,加上一個多月前的另一件案子(記憶體封測廠力成),紫光共吃下三家台灣半導體公司。

自由時報最有趣,用紫色的底打上「囂張中國紫光 」,民進黨表示有國安問題,經濟部也立即表態不可能全部放行。

值得探討的是這並非是侵略行為,不是中資霸王硬上弓,而是合意併購,台資企業敞開大門歡迎紫光進來。

這也是合法行為,屬於經濟部開放大陸投資的領域,只是沒想到餓虎(紫光董事長自稱)獵食會那麼剽悍。

最引人注意的是矽品引狼入室,因為不願意被另一家台灣大廠日月光併購,寧可賣給中資。

台灣認為大陸投資我們高科技產業,是覬覦台灣的技術。但封測沒有太多高端技術,關鍵在市場,台灣需要大陸市場。

反對者表示應由民意決定是否開放,不過什麼才是民意?大部分半導體業者認為若不和大陸合作,大陸也會和美國及南韓聯盟,到時台灣會流失客戶與市場。

紫光只是一個個案,但它點出了台灣目前的困境,以及未來四年不斷會遇到的問題,那就是「中國因素」讓台灣進退維谷、動彈不得。

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像台灣對中國大陸有那麼複雜的情緒,意見分歧,儘管很多人了解中國的崛起和重要性,媒體卻將其視為威脅,特別是中資。

紫光赤裸裸地戳破台灣的假面具,他擺明自己是土豪,就是錢多,先前其想投資聯發科,台灣不准,就轉投台灣允許的封測,但一樣把我們嚇壞了,紫光不停地在測試台灣政府的底線。

另外一個例子是最近美國媒體集團DMG的執行長「個人」要買東森電視台,此人是不折不扣的老美,但DMG有中國大陸投資者。

台灣正在走上一個危險的極端,那就是外資只要和中國沾上邊,就不允許其來台投資。換言之,我們不僅封殺中資,還封殺中資的朋友,這只會使台灣更邊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