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收錄於英語島www.eisland.com.tw
本文作者 印度尤

回台灣搭地鐵時,一聽見嗶嗶嗶的催促聲響,在新德里生活久了的我,就想趕快往內擠,卻不時因為前方的人停下腳步而頓了下來,我和一樣從印度回來的朋友面面相覷,「中間明明還有空間,還是可以擠進去吧?門口也是,如果在德里,早就衝進去了!」不知不覺,在新德里住上幾年的我們,Bubble(人與人之間會感到不舒服的距離)也隨著印度人變小了。

這才叫無縫接軌

我總喜歡跟別人分享新德里地鐵刷卡機前的特殊景象,一個又一個的人們用自己的肚子貼著另一個人的背,完全無縫,讓人忍不住以為他們是親密摯友或連體嬰,其實這就只是他們的排隊方式,印度人對人與人的距離敏感性要比我們小很多,「給我一點空間!」我曾不只一次這樣對我後面的印度人吼,他們往往給我一個無辜的表情,連聲抱歉的往後退個幾步,此時我稍得 緩解,他則與後方的人兒更加貼近。此時我總覺得自己的暴怒有些沒道理,他們沒想吃我豆腐,也沒想讓誰不舒服,這就是他們排隊的距離,一個有著12.5億人口且習慣與大家庭共處的民族,所發展出來的排隊距離。當然我也曾經被不客氣的「教訓」了一頓,被我要求讓出空間的印度男人指著遠方的角落對我大喊:「那邊這麼多空間,你是不會去喔!」讓我一時啞口無言,只能繼續跟著這個黏踢踢的人龍一起前進。

搭地鐵像過跨年、問路老是問不到精確位置...》為什麼這個台灣女記者仍說:「印度是最迷人的地方」?
印度新德里,照片來源:www.liangxunwang.com

另一件有趣的事,則是在刷卡機前,總會上演一場荒謬的「幫倒忙」戲碼,當前面那個人卡片無法通過時,後面卻有人搶著「幫忙刷」,一旦刷過前面的人通過,換代刷的人出不去,整排人龍一起卡住,此時有人推、有人擠、有人指揮要去找服務台,還有人在狂吼著,小小一件事就在幫倒忙以及想幫忙的聲浪中,形成了刷卡機前擁擠不堪的人潮,給人一種台灣跨年擠爆捷運的錯覺。但只要通過了刷卡機這道結界,立刻海闊天空,因為站內根本沒人!

剛到印度我常為這件事情感到不耐甚至被惹怒,長期生活下來才發現,這是印度人對解決之道的看法:「試試看!好方法壞方法都是方法,只要有可能就試試看」,或許他們不按牌理出牌,時不時還出現讓人傻眼的蠢方法,但這在資源貧瘠的印度卻是很普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