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Costco(好市多)有無條件接受退貨的服務,因此部份抵制頂新的網友,發動「秒退」味全鮮奶(味全是頂新關係企業)的抵制戰術,在購買後立刻辦理退貨,這些奶品就會被立刻銷毀,並造成頂新企業的損失。

雖然真正跑去「秒退」的人多處Costco分店都有,但其造成的頂新損失,整體來看並不多。

對於這個計劃的道德合理性,網路上有多方面的探討,但一直沒出現能說服大多數人的說法。不少網友表示雖感覺此行動「怪怪的」,卻也說不出什麼道理。

因為這其實是個非常複雜的倫理學議題,不論是支持或反對這種行為,都不容易提出健全的論證。那我們應該怎麼看待這個手法呢?難道這種行為是對是錯,在道德上沒有標準答案嗎?

很可能沒有。以下我就來慢慢談應該如何思考這個問題。

「秒退」林鳳營鮮奶的三個道德判斷層次

對於此事的道德判斷,可以分為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道德直覺」,多數國民的道德判斷只停留在這一級。

層次一:道德直覺上,對秒退「覺得怪怪的」

許多主張抵制頂新的人看到「秒退」的戰術,仍會覺得怪怪的,認為這做法不妥當。有些人則相反,覺得「太晚才知道這招」,認為此舉可以重創頂新。

若要進一步指出這種行為到底「不妥」在哪,反對者通常會主張這是「浪費」了食物。

而支持「秒退」行動的人,則抱持幾種辯解理路,像是指出那些牛奶可能是黑心食物,因此倒掉不算浪費;或認為這種犧牲是為了更崇高的目標,是「戰鬥過程」中無法避免的損失,現在不犧牲牛奶,以後就是犧牲自己的性命。也有人將之比喻為「鴉片」、「核彈」之類的道德負面物品。

這些論述引用了諸如「類比」的哲學方法,因此就進入道德判斷的第二層次:「批判思考」。受過批判思考訓練的人通常會處在這個層次,並主動進行論辯。

層次二:對「秒退」行為進行批判思考

不妨舉個實例。普及哲學作家朱家安認為「拒買」和「秒退」都可能造成相同數量的食物被棄置,當你主張「秒退」是浪費的時候,就要接受「拒買」也會造成浪費。

朱家安的這種說法接近倫理學上的「目的論」。倫理學家常把行為區分成「動機」,「手段」與「結果」三個層次,目的論者比較看重「動機」或「結果」,而朱家安的說法基本上是從「結果」來切入。

其他支持「秒退」的論述也頗有目的論的味道。像是認為「以小搏大的戰爭中,為達目的可以採用一切可行手段」或「合於道德標準的手段已無法達成屈服頂新的效果,因此可以採取非常手段」等等。

這些說法都可以進一步的質疑,像是由誰決定現在已進入「戰爭」狀態?又為何在「戰爭」中可以不擇手段?真正的戰爭手段,都還有軍事倫理學的規範呢。

而且其他合於道德的手段是否已完全用罄,也是有待確認的事。

相對於目的論者,義務論者認為「手段」的道德價值比「結果」還關鍵。我雖然不是義務論者,但上述的目的論式說法,的確忽略了「手段」的道德價值。

這可以從兩個角度來分析,第一個角度是「責任因果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