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書之後,因為有些篇幅係在描寫高壓的教養手段,有些讀者循著書找到我,見面未久,他們卻已按捺不住,急切地講述自己與故事主人翁類似的生長經驗,說自己的父母是多強硬、多鐵腕的虎爸虎媽,自己又是如何在那樣幾欲窒息的環境下痛苦難安地長大。訴說當下,他們往往神情複雜,一下子對父母的作為感到憤怒,一下子又轉為歉愧,好像自己確實辜負了父母的用心,沒有成為父母理想中的角色。

有些故事緊繃得叫人不忍再聽,有些則不無對父母作為的釋懷。每個故事開展起來,無一不是血淚斑斑,尷尬的是,他們又自認如此成長不太光彩,不足為外人道,所以自甘成為教養故事的另一種「黑數」。

如今我們所置身的社會,是人類歷史上文明變遷最高速的一刻,這自然會反映在人養育下一代的態度上,許多父母不禁自問,到底未來孩子得具備怎樣的能力,才能不被淘汰?父母才好把手上現有的資源安穩地過度給他們?這些疑問與不安,這可以解釋為何如今台灣書市一片蕭條中,教養書籍不僅殺出重圍,市場還蒸蒸日上。

而在這麼多不同的論述之中,有一種特殊的親職扮演正在借體還魂,也就是「虎爸虎媽」,在光譜上,他們明顯立於「競爭流動」的一端,對於所謂的「成功人物」有一套具體、明確的藍圖,他們並且認為父母應該擔負起責任、用盡手段確保孩子走在這條正軌之上。同時,他們不會排斥以強硬的手段來督促小孩走回正軌,可能是嚴厲的謾罵、體罰、或者是程度不一的自尊減損。

可以觀察出虎爸虎媽的教養實作,有古典威權的部份,但也有一些新穎之處,例如高度的資料搜集與方向修正、大量的情緒勞動,這是過往父母鮮少被要求的部份。而從虎爸虎媽一詞之廣為人知,可以想見,這種管教手法確實吸引了一定的族群。日常生活中,也不乏有父母如此自居,說明自己在教養實作上是沿襲某位虎爸虎媽的風格。而跟虎爸虎媽相對應的,是貓爸貓媽一詞,形容較為軟性的,在光譜上比較傾向「順其發展」一端的父母。

就我看來,無論是虎爸貓媽,還是狼媽羊爸,危機均在於,平衡的機制被消弭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