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有一個瑞士虎媽(是的,不要以為歐洲沒有虎媽。有錢的地方有人競爭的世界就有虎媽)跟我說,要讓孩子報考XX語言考試最高級,問老師您意下如何。

當時我天真地說,「行啊!我看孩子的實力,明年底或後年初可以給他參加。」

虎媽淡然笑道,「可是,我已經給他報名了喔,就今‧年‧十‧一‧月。」

蛤!

那一刻,我整個人就像被大雷轟到,完全說不出話來。只見虎媽優雅轉身,等孩子上車坐定,揚長而去。我的天!這怎麼鼓勵呢?短短不到一個月,你要怎麼讓一個人的語言水平從初級突然報考最高級?!這實在鼓勵不下去,這分明注定會是一場失敗!

我思索了很久,結果我是這樣做的。首先被雷炸過後我跟孩子的第一堂課,我很嚴肅很誠懇很認真地把孩子找過去談。

「老師有話一定要跟你說,有一件事非常非常重要。」我很認真地說。孩子第一次看到我這麼嚴肅(因為平常很三八)有一點嚇到,問怎麼了。

我說:「十一月的語言檢定,對你來說會非常,非常難。我想跟你說,如果你沒考過,你一定一定不可以責怪你自己。那不是你的錯,也不是媽媽的錯。不是任何一個人的錯。懂嗎?」

然後我跟他分析了為什麼一定考不過的原因。照實話說。孩子遠比我們想像得成熟。把應該要的詞彙量,還有文法量,甚至包括考試的形式,都好好跟他解釋了一遍。

孩子了解了情況,深深吸了一口涼氣:「慘了,我一定考不過。」

我這時又很認真地看著他的眼睛,這時一定要給人力量的。我說:「對,我們雖然一定考不過,但是我會陪你衝刺這一段。這一次考不過,考個經驗也好,明後年再來。最重要的是,我只想提醒你,不要因為這一次註定的失敗,就否定自己不行,好嗎?」

孩子點點頭。

接下來在考試前所剩無幾的幾堂課,我給他盡量多塞詞彙跟文法,孩子也盡力了,雖然他很清楚知道這個結果是註定失敗的,但是他並沒有放棄。但是考試前最後一堂課,他終於神色沮喪了。雖然沒說,但我小心翼翼地問,是不是怕媽媽失望?

他點點頭,然後低頭不語。

我就安慰他說,「你的媽媽非常愛你,所以她希望你成功,希望你出人頭地。你也很愛你的媽媽,所以你怕她失望。」我拍拍他的肩膀,「我懂,不管結果怎麼樣,你要記住老師說的話。你知道你們之間是相愛的,那就夠了。你的媽媽愛你,你也愛你的媽媽,這不是很美好的一件事嗎?那就夠了。」

孩子開始覺得舒服一點。

「你不要想太多,先放心去考試。媽媽那一邊,讓我跟她說。」

考完後,與虎媽會面,虎媽說孩子考完很沮喪,都不會寫。我只跟虎媽說一句話:

我了解,因為妳的孩子非常愛妳。

虎媽本來嚴峻的面容,線條開始有一點緩和。最後虎媽自己說,好吧,再試試明年吧。然後我鬆了一口氣。

沒錯,這一個世界的確非常冷峻,有一些註定的失敗無可避免。但是陪他一段,找出真誠的愛,那就會非常強大,足以戰勝絕望。

作者簡介_黃世宜

學歷:
瑞士日內瓦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目前攻讀瑞士弗利堡大學多語與語言教學研究所 

資歷:
瑞士納沙特爾州立Denis-de-Rougemont高中華語教師
瑞士汝拉州社區大學華語教師&華語師資培訓師
瑞士中學漢語協會副會長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shihyi.huangterrier

「世界不便宜」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