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In Search of Incredible (追尋無與倫比)」為企業精神的華碩,2015年在筆電及手機方面都有不錯的表現,然而,施董事長這回不談產業發展,而是暢談他對於人才養成以及家庭教育的看法。

在1940、1950年代,國民政府初來台,絕大多數人的生活都很貧困,施崇棠的父親當年卻能夠讀到商科畢業,已是少有的人才。但他的父親沒有從商,而選擇在政府機構擔任稅務工作,一個月的薪水只有微薄的180元台幣,要維持一家七口的生計,還要養育五個孩子,經濟十分拮据。施崇棠的母親為了補貼家用,自學裁縫技術,因為細心且手藝奇佳,街坊鄰居都找她做衣服,夜晚家中裁縫車的聲音從不間斷,也成了施崇棠難忘的成長記憶。

「我們這一代人的父母大致還是刻苦的,克勤克儉。真正可以教給孩子的,都是身教。」施崇棠認為,他的父母不是用言語告訴他做人做事的大道理,而是在潛移默化中,讓他懂得人生的價值,不管是惜物、正派、勤學、堅韌⋯⋯,這些重要人品的形塑,都是父母在日常生活中,真真切切示範給他們的。施崇棠認為,家庭教育對一個人的影響非常大,他和弟弟、妹妹至今都有著這些特質。

兒時物質欠缺,反懂得尋找樂趣

反思自己成長的歷程,施崇棠認為,物質很欠缺的時候,小孩自己會找樂趣。小時候,他跟弟弟很常玩的遊戲,就是在家裡的樓梯玩丟銅板,一階、兩階各有分數,最上面一階是七分,但跳過頭就會零分。這麼簡單的遊戲,他和弟弟玩得不亦樂乎!施崇棠和三個弟弟的感情很好,自己帶頭讀書,兄弟都考上了台大。他的爸爸曾是全國心算的冠軍,因為珠算很好,孩子們把考試成績給爸爸看,他不說好壞,就是把幾次的成績,算出總平均來,要孩子自己去培養榮譽感,這反而讓子女們自動自發,為自己找出路。

施崇棠一出社會,正好趕上台灣資訊工業起飛的年代,工程師們為了趕上美國的水平,經常睡在公司。他很感謝妻子在孩子的教育上付出很多,把兩個兒子教得很好。他笑說自己和孩子相處時間不多,對孩子「嚴不起來」!不過,孩子愈大,他愈能和他們相處,雖然他們理工能力很不錯,但他提醒孩子要全腦發展,也支持他們打籃球、畫漫畫。

關於學習,施崇棠認為,「東方的孩子往往只想要很快解題,得到答案,而不重視思考的過程。」然而,未來的世界變化很快,最重要的是要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終身樂在學習,才能不被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