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我在廈門參加兩岸金融論壇,聽到一個有趣的故事。

30年前,一位中國大陸國家級領導人去廈門訪問,登上鼓浪嶼,這是廈門市的一個小島,可以眺望金門,那時兩岸仍處於對峙狀態,台灣尚未解嚴,當地有部隊駐守。

領導人在鼓浪嶼觀看金門,順便詢問一位當地的士兵:「小兄弟,你知不知道這個海的對岸是誰?」

士兵把腰桿挺直,雙腳併攏,敬了個禮,大聲地說:「報告領導,我知道,那是我們的敵人。」

領導人沒有講話,結束時對旁邊的地方陪訪官員語重心長的表示:「你們對基層思想觀念還應再教育,台灣是我們的手足同胞,不是敵人。」

台灣在國際心目中究竟是甚麼角色,是個有趣的問題。

就在習近平稱台灣為「打斷骨頭連著筋」的親兄弟後不久,歐巴馬突然說台灣是美國共同打擊「伊斯蘭國」(IS)的盟友,以致台灣遭IS點名,成為未來報復的對象之一。

歐巴馬的舉動引起許多爭議,62%的台灣民眾表示美國的舉動將台灣置於恐怖攻擊危險,只有16%的人認同台灣與美國站在同一陣線打擊恐怖主義。

台灣沒有國際地位,任何能增加台灣能見度、促進和其他國家關係的活動及組織,台灣其實都應積極參與。我們已成了斷了線的風箏,對國際事務沒有感覺,好處希望享有,但卻不了解義務和代價。

任何事情,先加入才有未來談判的籌碼,我們普遍的心態就是台灣這麼小,不差我們一個,加入有什麼用?搞不好還浪費錢,對於全球60餘國參加的亞投行也是這樣看法。

這種兩極化搖擺的思維,對於台灣全球化和走出去有不利影響。一方面我們有大國心態,認為應該和中國大陸平起平坐、雙方對等;但另一方面又覺得我們只是一個小咖,幹嘛去關心發達國家的事。

全球協會組織已成為企業和政府外另一重要平台。以前我不太關心公眾事務,數年前我根據自身專業,組織了一個台灣併購協會,讓我有了許多新的成長和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