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的告白:「『如果妳跟我媽媽同時掉進河裡,我會先救誰?』『我一輩子都不會帶妳們去河邊。』」

愛情裡面,如果連最後的辛勞都不算數的話,就只剩下疲勞。

在談了幾場艱辛的戀愛之後,彷彿終於醒來一般,妳有了這樣的體悟。也就像是經過漫長的黑暗之後看到了光似的,很刺眼,將妳逼出了淚水,但卻很清晰。

很年輕的時候,妳不怕愛情的困難,甚至越困難越叫妳欲罷不能,妳覺得那是一種挑戰,是通往幸福的必經的道路。妳不聽勸阻,甚至,妳更認為他人的阻擋,都會是妳愛情上的戰利品點綴。妳把困苦與溫熱畫上等號,越是被阻撓,妳就越不肯妥協。妳如此不假思索,只顧追求。那個時候,青春是源源不絕的愛情能源,妳有的是年輕氣盛,欠缺的只是他愛妳。

愛情需要付出,這道理妳很早就懂,並且對此深信不疑,這是妳的信仰,妳奉為依歸。所以妳只管去做,就怕少了一分,但不怕超載。妳不怕苦,也不怕流眼淚,只怕他不要而已。可是在被傷了幾回之後,跟著妳才發現,這不僅僅是自己對於愛情的天真,更是一種假借愛情之名的完美說服。

妳曾經認為,傷心是愛情裡的必須,妳把痛苦與眼淚當作是一種愛情的見證。但怎麼也沒想到,原來眼淚是一種稀釋,他每讓妳多哭一回,就把妳的愛多淡化一些;他每多讓妳傷心一次,就把妳往幸福的反方向多推了一點。而愛情,從來都不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並不是努力就會有結果,兩個人能在一起,除了付出,還需要更多的契合。妳很早就懂愛情是個近乎奇蹟的存在,只是在愛情面前,妳忘了而已。

因此妳把愛情當成是商品,誤以為傷心是交易的籌碼,只要付出的越多,愛情就會離自己更近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