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在政治大學法律系任教逾六年,幾乎年年參加新生申請入學的書面審與面試,有些個人經驗與觀察,在此略述一二,與各位分享。

先說一點:做為從小到大考試不斷、未能像吳祥輝般「拒絕聯考」而瀟灑揮揮衣袖的五年級生,我無法理解「單以聯考成績決定一切」的正當性何在,而支持「重視學生多元發展、給予不同專長與特性的孩子更開闊的機會」理念。

這當然不是說,多元入學毫無缺點與瑕疵,事實上,做為左派信徒的我,對於貧富差距與階級限制十分敏感,從不相信形式上與機會平等的偽善與包裝,這當然也是個人觀察多元入學的一個角度。

資料的意義:突顯你適合進入本系

不可諱言,就申請入學的備審資料而言,普遍在70級分以上的本系申請者,書審資料琳琅滿目、美不勝收、圖文並茂、印刷精美、內容精實豐富、文采耀眼引人,是常見的,但從中可以看到兩個線索:首先,審查者在意的毋寧是真正的內容本身,也就是努力試圖從中抓出「為什麼申請者想唸或適合唸法律?」的軌跡,就個人觀察,能夠呈現這些內涵的東西,與申請者的家世背景、社經地位等,無甚關聯,過多的堆砌、特別是某些不相干但「眩目」的累積鋪陳(這其中又以所謂公益或志工活動為最),經常只是帶來反效果與副作用,反而大大減分,個人多次與參與審查的同仁討論,發現大家的共識很高。

要認為「資料越精美、越是利用金錢堆砌、審查者將越青睞」,無疑站在一個令人遺憾的前提:審查者應該都是膚淺而只看表面重形式的,只會被虛偽所矇騙,所以這樣做會管用。必須說,這個假設可笑至極,至少在審查實踐中,如此假設是站不住腳的。

再者,前述當然不是意味著:任何資料都是不管用的。雖然說,本系作為國內法律系經常衝在前頭的實驗者(例如本系是台灣第一個、也是唯一沒有必修課程的法律系,也率先提高申請入學比率佔一半),同仁們曾認真思索與討論過,是否應該全面廢止書審資料的提供義務,換言之,讓同學如一張白紙般的前來相會相識。

不,資料當有其意義,但邏輯相同:意義不在形式與表面,而在突顯「吾等當為法律人」的特性,就像闇黑中尋求亮光般,審查者總在尋覓對面這個年輕人的「光亮」:一個東台灣中下單親家庭孩子的一兩句話(在看似單薄的A4白紙中)、雲林地區沒有都會絢麗痕跡的普通年輕學子,特別是在學測成績並不特別突出的情況下,寥寥數句但卻令人印象深刻的自我剖析,展現的視野與心志,都讓審查者毫不猶豫的看到我們要的光亮。

當然也可能有人懷疑:這是補習班或熱心的學校「制式創作」?我可以確切地說:絕對不是,如果身為大學教授都無法判別,或許,這樣的系也沒有太多唸的價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