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po文到底算不算公共領域呢?國內知名的創業導師,同時也是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發了一段耐人尋味的文章,說自己的臉書專頁「不是公共媒體,沒有責任義務去要求所有人都認同」,讓台灣網路圈掀起一波討論臉書「公共性」的熱潮。

法律如何定義臉書是否「公開」?

讓我們先把視角放在最嚴格的「法律」上。依照目前法律界普遍對刑法第309條「公然侮辱罪」的定義,大多是判斷是否為「為特定多數人得以瀏覽」。在判例中,這多數人不一定只有所謂不指定對象的「公開狀態」,就連「朋友狀態」,意即特定多數人均可瀏覽觀看也可構成「公然侮辱」要件。不只如此,「分享」也被判例視為可能與發言產生相同法律效果。再簡白一點說,在臉書上發言對象無論狀態是設「公開」或「朋友」,只要真的有辱罵,都會涉及公然侮辱罪。

知識份子或公眾人物是否要用高規格看待?

葉丙成老師不僅本身就是從事高等教育者,並在台灣社會中一直是「翻轉教育」的倡議者。他的身分可能符合我們對「知識份子」該有的期待。那麼,社會是否該仔細檢視包括他臉書在內的任何一言一行呢?這裡簡單借用法國社會學家「Pierre Bourdieu」對「知識份子」的形容:一、有意識地選擇揭露現實社會不平等結構和權力再生機能的研究,二、批判地對待知識實踐,三、有選擇地在一些高能見度的政治問題上有所參與(這裡指的政治並非狹義政治權力,而是泛指公共事務。)

或許在目前的台灣,如果非學者可能無法真正滿足第一項,可是第二或第三是非學者也能做到的。雖然不只葉丙成本身是學者,但我們若用第二或第三項的標準來看,要自稱「知識份子」的人其實意見是要對社會是有所批判,對公共事務是要有一定參與的。某方面來說,如果葉丙成老師自己要符合Pierre Bourdieu對「知識份子」的定義,那麼他的「公開發言」,意指他對社會的意見,以及改變公共事物的作為確實須受到社會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