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第3年,我以個人的名義,協助呼籲捐贈二手冬衣到全台唯一的外籍漁工自主工會「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給台灣漁船上印尼、菲律賓外籍漁工。

去(2014)年我透過臉書,加上後來報紙的報導,捐二手冬衣給在宜蘭南方澳的外籍漁工活動快速發酵,收到超過50箱冬衣送給漁工們,台北甚至還有一位熱心的林小姐,在便利商店購買了20幾件全新的發熱衣。

這樣的故事多麼動人!今年我大可以用「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這樣的台詞作為募集的訴求,但基於兩個理由,我無法這麼做。

第一個理由,是50幾箱二手冬衣,雖然聽起來很多,但跟冬天在台灣漁船上工作,需要溫暖厚衣的外籍漁工數目比起來,卻少得可憐。

宜蘭南方澳的外籍漁工,相對來說是幸運的,因為他們是所謂在台灣「境內聘僱」的漁工,全台灣數目大約在10,000人左右,不工作的時候可以上岸,因此工會小小的辦公室,就變成他們不出海時可以尋求同鄉精神慰藉的避風港。但大多數台灣人不知道的是,台灣漁船上另外有估計約20,000人的外籍漁工,屬於船長在「境外聘僱」,他們雖然在台灣漁船工作, 台籍漁船回到台灣靠岸時,他們依照法律規定不准「入境」台灣,只能留在船上,台灣人以為自己吃到的「台灣」海鮮,其實大多是外籍漁工為我們辛苦捕獲的。

所以這大批來自熱帶國家,完全沒有體驗過寒冷的外籍漁工們,就算願意將少得可憐的薪水(每個月實領從幾千元到1萬7千多元新台幣不等)通通拿來買發熱衣、夾克,對抗海上刺骨的寒風,也因為不可能上岸,而只好繼續留在船上受凍。

因為募集到的冬衣,遠遠低於這兩類漁工加起來30,000個外籍漁工的需求,所以實際上的情形是,有時必須由「境內聘僱」,幸運抽到冬衣的漁工跟他們分享,兩個人合穿一件,才能勉強湊合著熬過冬天。

第二個理由,是9月時在台灣漁船「福賜群號」上所雇用的不用受台灣相關勞動法規限制,又能規避各種成本的「境外聘僱」漁工,發生了一起很少人注意到的悲劇,讓我無法打從心底說出「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這句話。

這艘叫做福賜群號的台籍遠洋小型延繩釣漁船在9月9日回到屏東東港漁港時,傳出死了兩名印尼籍漁工一個死亡一個失蹤的事件,船上除了船長、副船長是台灣籍以外,全都是屬於境外聘僱,於法不能下船的印尼籍漁工,但出海時9個漁工,回來時卻只剩下7個。

船上那具不知道死者,叫做Suprianto。

因為死者是境外聘僱,不是境內聘僱的工會會員,所以「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不能向偵辦這個案子的屏東地檢署要求資訊,只能輾轉跟同船的其他印尼漁工取得聯繫,得知Suprianto疑似在船上長期受到辱罵、毆打甚至以鐵鉤砸頭,後來身體出現異狀卻仍被船長要求持續工作。「就算不能走路了還要跪在地上爬著工作,結果膝蓋整個都潰爛露出白骨,最後嚴重感染就死了!」根據在Suprianto死前偷偷用手機錄下來一段「遺言」影片的同船漁工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