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獲科技報橘科技報橘授權刊登,原文出處

日前澳洲少女模特兒Essena O’Neill揚言退出社群媒體的事件鬧得火熱,她哭著說:「社群網路不是真實人生!」並不顧61萬名粉絲,一舉刪除instagram上所有舊照。有人批評她是透過社群媒體來數落社群媒體,但也有人支持她的想法,認為社群媒體造成現代人變得超級自戀。

其實不只O’Neill這麼想,連Facebook首任總裁、如今的大股東Sean Parker都受夠了,這個成功網路創業家承認很多科技公司都會用一些伎倆,鼓勵人們變得「自戀又臭屁。」

Parker在加州的Techonomy會議時,很坦白的說他認為這個社會變了,他說:「我們很擔心,大家花太多時間去被動地苦惱自己每一張自拍照。」

社會認同就像是社群媒體的貨幣

Parker說其實facebook沒有必要思考它對社會的影響,「企業會嘗試做到最好,我自己是股東,所以希望企業能邁向成功。」我們很早就發現社會認同能讓人更想用臉書,想爭取認同的心態讓大家更參與社群媒體,這幾年來許多社群媒體也一樣,Parker 將社會認同比喻為社群媒體的貨幣。

「我覺得,我自己會鼓勵我的小孩不要用社群媒體。」Parker坦承自己曾「誘騙」人們去使用。那企業怎麼誘騙使用者呢?透過動態時報演算法,臉書刻意讓我們看到朋友對你的認同,讓使用者更依賴社會認同,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使用者非常在意按讚數。

我們在臉書上看到的是好友精心篩選過後的內容,看了之後容易誤以為別人過的都比我們好,甚至以為別人的人生都太完美,造成我們感到自卑,臉書透過自卑感鼓勵我們使用它的服務,我們也會篩選出生活中最棒的一面給好友們看。

Parker認為企業的作為是合理的,企業當然想優化使用過程,讓使用者不斷獲得內容,繼而貼文、分享、按讚。工程師絞盡腦汁地探討使用者想要什麼,並改善演算法,但是他們無法預料會對社會造成什麼後果。工程師們不過是無意識地或有意識地,濫用、消費人類本性,他把這個現象形容為:社交網絡「無心的代價」。

就如同愛因斯坦對於核子彈超級憤恨,Parker說從事工作若與人類心理相關,就可能會無心地造成代價。他坦承臉書團隊剛開始創業時,完全無法預知未來將有好幾億的頻繁使用者。

Parker表示現在的新創團隊,只要公司能一直存在就很高興了!他們才不會去預測10 年、15年後的道德和倫理問題,所以到底是誰該負責任呢?誰該面對現代人的自戀問題呢?

他認為反而是社會大眾要自己面對。社群媒體不斷在這個時代的最痛處上灑鹽:許多人過於在乎有多少人按讚、追蹤,造就越來越多的實境秀明星和修了無限次的「照騙」。

Parker說70、80、90年代父母最感冒的是兒女「懶散」,社群媒體時代的家長們則害怕「自戀」和「自負」。他質疑「難道我們想要一輩子擁有這樣的文化嗎?還是我們應該加強自己的價值觀系統,超越人類本性?」答案端看人類與社群媒體的關係,未來將如何發展。

作者簡介_科技報橘

TechOrange,專門追蹤全球網路產業的科技網誌。提供網路創業者、行銷人員、媒體人員關於網路的資訊與知識是我們的任務。文章輕薄短小,吸收科技新知沒負擔,每天大概花吃顆橘子的時間來瀏覽就夠了。

「科技報橘」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