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北歐國家都有些十分光明燦爛的想像,尤其是他們的教育品質。所以當我知道有幾個台灣學生正在丹麥留學,許多亮晶晶的泡泡就在我腦袋中浮現:學風自由、充滿啟發性、有大量的課外探索、在「追求卓越」做世界頂尖的科學研究......然而,哥本哈根大學讀碩士的幾個同學們,在這次訪談中就粉碎了我的想像––他所就讀的碩士班,讓他印象最深刻的竟然是「貼合實務」,也就是說,教的東西很實用,有益於他接下來的工作職涯。

這樣真的好嗎?

修課自由?啟發性?原來不是這樣

「哥本哈根大學碩士班修課,比台灣還要不自由。在台灣,有些理工學生純因為興趣挑一門社科、文史領域的課來聽--在這裡根本不可能發生。」到哥本哈根大學讀農業領域碩士班的黃同學說。

這幾個同學主修的農業技術領域,通常一門課每周要上12小時,課很重,而且時數極多容易衝堂,所以一個學季(3個月)通常只能選兩門課。一次連上4小時的課,老師每上50分鐘,會接一個30分鐘的習題時間,常常是一整個上午,或一整個下午連著上,授課方式非常扎實,而且非常累。

至於「批判性思考」並沒有發生。但他們發現,在碩士班最常強調的是:實務應用。

這樣的授課導向,從一開學就感受得到––這該從一堂挖土的課開始說起。

修土壤學,從實際挖土開始

在台灣的時候,黃同學也有上過土壤學,老師讓學生買美國教科書,上課就照著教科書來講。學生能學到一般性的知識,但卻不知道台灣本地的土壤實況,那時候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但是哥本哈根大學教土壤學的老師,是親自合編教科書。這麼做,不是為了多賺一手錢,而是因為所有的課程內容、實際案例,都是直接貼合丹麥土壤實況。

在這門土壤學的課,第一次上課就去校外教學。老師帶同學到哥本哈根北部兩個地勢不同、植被不同的地點,要同學在地上挖洞,垂直下挖一公尺,從不同深度、不同顏色的土層取樣本,現地進行化學分析,然後把洞回填。

經過這樣的實際取樣和分析,老師帶領學生非常深刻地了解地勢和植被的不同,也造成淋洗程度不同,養分流失和土壤酸化程度也不同 — 而因為這樣的原理,上一次冰河時期結束時,丹麥西邊比東邊早融冰,也因此受比較久的雨水侵蝕,導致西邊的土壤比較貧瘠,而東邊比較肥沃。

「我在台灣讀了四年大學,也修這個領域的,但是我來丹麥才修三個月的課,我對丹麥土壤的了解竟然遠遠多於了解台灣的土壤。」顯然,對於日後要從事生技農產業的學生,丹麥所教的土壤學,大有助益於他們日後的工作應用。

諷刺的還不僅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