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時候,唯有將台灣放在國際舞台上來檢視,事情才會特別清晰。

前一陣子世界12強棒球賽是一個例子,台灣被別人逆轉勝,未能晉級決賽,前三名是南韓、美國和日本。如果棒球象徵國力,這是強國之間的角力,我們和南韓不論在各方面都早已不在同一個檔次上。

周末金馬獎,台灣得了十二項大獎,有意思的是,最佳男主角頒給大陸馮小剛,他之前評論台灣評審不公而拒絕來台,另外最佳紀錄片是大陸獲獎而非原先被看好描述日台情感的「灣生」。這代表的不只是台灣文創價值,更顯示我們把政治撇開的民主水平。

上周對台灣真正有影響的國際事件是在馬尼拉舉行的APEC(亞太經濟合作高峰會),所有國家共同探討區域經濟一體化,中國大陸毫無疑問是整個活動的主角,而台灣只能作為一個邊緣人,掙扎尋找自己的定位。

鑑於十月時全球12國簽署了由美國主導的TPP,這次習近平特別提倡加快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建設,並表示中國和東協自貿談判即將完成,中韓自貿協議年內生效,也將加快中日韓FTA進程。

台灣未來的出路在那裡?當我們大多數人將目光放在60多天後的選舉時,區域關注的重點都是如何加強整合和聯盟。

全球–亞太–中國大陸,這是世界經濟和政治的架構,中國大陸早已和亞洲各國緊密結合,台灣若不能認清現實,幻想繞過中國,很難有生存空間。

最近美國高盛收掉了「金磚四國」(BRICS)基金,代表「新興市場」投資時代的終結。金磚是高盛2001年創造出來的名詞,問題是全世界除了中國以外,其餘新興經濟體表現都不佳。

習近平在APEC上演說,呼籲亞太國家堅持四項作為,雖是政治辭令,但很值得台灣參考:第一、勇於創新,第二、建構開放型經濟,第三、全面發展夥伴關係,第四、推動區域內互聯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