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巴黎發生了一些令人震驚與心痛的事情,有些人在臉書的顯示照片套上巴黎國旗的花色,沒想到卻引發了一場小小的論戰。

有些人舉出了落落長的數據質疑,在阿富汗、泰國、科威特,這麼多的地方都有恐怖攻擊,你為什麼只關心巴黎?而他們所舉出的這些例子,無一不是被稱之為「第三世界國家」,或「資本主義後進國家」,於是他們創造出一種假的對立,言下之意是這樣的:你說你同情遭受恐怖攻擊而死的平民,可是你只關心巴黎市民,卻不關心其他第三世界的居民,你的關心是假的。於是,這些看著巴黎遭受恐怖攻擊,感到難過,想做些什麼的臉友們,立刻被放在一個極高度的道德標準下被檢視,好像如果以前沒有為非洲的饑民按讚,沒有分享敘利亞的難民新聞,沒有關心南韓的抗議與鎮壓,不知道巴西外洩的毒泥漿,或江西抗議化工廠污染遭鎮壓,只關心巴黎,就是偽善,就是盲從。

另外一些人,看著法國在恐怖攻擊後的一連串反擊,痛批法國先前一連串對穆斯林不友善的政策,像是禁止在公共場合蒙面,營養午餐提供豬肉,或是《查理週報》上刊登的一點也不好笑的宗教漫畫,好像巴黎遭受恐怖攻擊都是咎由自取。

於是我們的世界分成了兩邊,一邊同情巴黎,一邊同情第三世界;一邊興高采烈地看著電視上飛向伊斯蘭國的戰機,另一邊則高深莫測地說著「報復不會無中生有」。我們好像被迫要選邊站,要選巴黎,還是選第三世界?要選報復伊斯蘭國,還是選同情穆斯林?不論是站在哪一邊,都是一場正義或不正義,文明或不文明的賭注,擺在賭桌上的,卻是一條條巴黎市民,一條條受到恐怖攻擊的國家人民,或,伊斯蘭國統治下的人民的,活生生的生命。

從社會學的角度分析,恐怖攻擊是一種社會行動,它用較低的成本擾亂日常生活,散播恐懼,使得不安全感如影隨形。可以說,會進行恐怖攻擊的,通常是在國際上缺乏權力的組織,他們很難使用合法而具有正當性的手段來達成他們的政治目的。所以,從國際政治的角度來看,伊斯蘭國一直是不被承認的弱勢。

如果從恐怖攻擊的行動來看,被攻擊的巴黎市民,或其他受攻擊國家的居民是弱勢,如果從政治代表性來看,伊斯蘭國也是弱勢。那麼,同情巴黎是同情弱勢,同情其他第三世界國家受到迫害的人民也是同情弱勢,甚至,同情遭受轟炸的伊斯蘭國,或者受歧視的穆斯林,也是同情弱勢。那麼,無論同情巴黎,或同情其他地區受難的人們,不都是試圖在同理其他受苦的人,這是多麼珍貴的表現?

別忘了,當年以阿戰爭剛爆發時,大部分的「文明」國家那麼地支持以色列,現在,我們不也看見了受苦的巴勒斯坦難民?

如果讓我們從珍貴的同理心出發,能不能,換一個角度想想,別再製造假的對立。能不能,讓關心巴黎成為我們關心世界上其他地區的起點?

請讓套色的臉書顯示圖片成為一張張邀請卡,邀請大家一起去關心台灣島內外,其他受苦的弱勢者,請別讓偽善的標籤,嚇退了這些珍貴的幼苗。

願世界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