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周刊、高鐵傷人、巴黎恐攻...今年連續三起恐怖攻擊》法國人與伊斯蘭國到底有何恩怨?

巴黎今年就發生了三起恐怖攻擊事件,包括查理周刊槍擊案、讓美國大兵成英雄的高鐵傷人案,以及這一次巴黎市中心的屠殺。然而,大家可能會問,恐怖分子的頭號敵人應該是美國才對,為什麼今年緊咬巴黎不放,法國人與伊斯蘭國到底有何恩怨?

《Quatrz》分析除了報復法國轟炸敘利亞、選擇巴黎能受國際矚目、法國情報網問題,更難解的是長期以來在法國被剝奪權力的穆斯林人口,已經是伊斯蘭國培養招兵買馬的對象。

事件發生後,很多人劍指歐盟的難民政策,認為讓難民進入歐洲等於是對恐怖分子大開門戶,但事件調查至今,確認有4名槍手是來自法國本地。

許多人或許不知道,法國穆斯林人口有470萬人,是西歐國家中佔比最高的,且與法國社會高度隔離,許多穆斯林居住在法國郊區,長期以來與法國人存在高度緊張關係,且這種關係根植於法國殖民地活動與法國對待阿爾及利亞人的方式。

阿爾及利亞3,700萬人口當中,99%都是穆斯林,1961年阿爾及利亞獨立前,法國警察屠殺300名抗議者,法國政府從未道歉,且這段事件一直不在官方歷史當中。1990年代,被視為阿爾及利亞伊叛亂份子的伊斯蘭武裝團體挾持法航,並試圖炸掉巴黎火車。

今天,歧視、就業機會匱乏、貧窮和孤立在巴黎的貧窮郊區是普遍現象,在查理周刊攻擊事件後,巴黎郊區就被認為是恐怖主義的溫床。此外,在法國世俗價值觀下形成的律法,讓穆斯林感到對其宗教自由具針對性,如罩袍被禁、公共場合不可以帶伊斯蘭頭巾、小孩在學校常被教育午餐選擇「不吃豬肉就什麼都沒得吃」,在虔誠的穆斯林人眼中,這些政策等於是與他們樹敵。

英國也有龐大的穆斯林人口,且倫敦也被指名是下一個目標。不過法國較英國不利的地方是,法國沒有海峽讓自己與東歐大陸隔離,很難阻止來自東歐的武器販運。

此外,法國監獄人口有七成是穆斯林,但卻沒有宗教領袖或教士探視他們,為他們提供精神上的指引,隨著這麼多人在監獄中被孤立與忽視,監獄也成了極端主義的溫床,但法國當局在發生查理周刊屠殺事件後,才開始在獄中進行反極端主義課程。

資料來源:

Paris attacks: A history of terror attacks in modern France
Why Paris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本文獲 「科技新報」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