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在外逛街,遇到一個熟悉的中年人。咦,這不就是李副總嗎?怎麼如此落魄的模樣?

我想起他當年的故事。

這家金融公司,李副總是十年以上的老將,他一直很照顧我們這些新來的人,常教我們一些職場處事的道理,其中我最記得的,是他經常教訓我們應該「對事不對人」。

所以,他對我們都很nice,雖很嚴厲、賞罰分明,卻從不讓我們覺得「不舒服」。

我們這個部門也表現得很優、業績很棒,直到……「珊迪」來了。

珊迪不是松鼠,是從公關公司來的狠角色,一來就掛著和李副總一樣的「副總」,空降,和李副總一起管我們部門。

那天之後,我們就不得安寧了。

我們經常親眼看到兩位副總,在他們辦公室裡面大聲的爭吵。

「珊迪,我要提醒你,那個客戶會經常挑剔,要小心一點!」李副總好心指點。

珊迪臉色一沉。

「她挑剔,是我的錯嗎?」珊迪說。

李副總聽了,好像早已知道怎麼處理她的爆炸情緒,拉長了聲音,讓說話語氣緩和些。

「我沒說是你的錯,」李副總自我辯護,「我只是『提醒』你而已!」

「提醒?提醒有這麼嚴重到要特別講出來嗎?」珊迪再說。

「我只是淡淡提醒一下而已。」李副總說。

「反正什麼都是你說的對啦!我一點反駁都不行?」珊迪氣沖沖的說。

每次聽到這邊,我們都暗自為李副總抱不平,珊迪根本就無法「對事不對人」,我們每次和李副總吃飯,都一起在罵那個珊迪,大家都不太喜歡和她合作,難道不能告訴老闆嗎?

李副總聽了我們的建議,卻扳起臉,義正嚴詞的說:「當她(珊迪)都在『對人不對事』的時候,我們要繼續『對事不對人』,工作做好,才是最重要的。」

像剛剛那段對話,李副總講的是「客戶的挑剔」,所以是「對事」,但珊迪卻直接認定了李副總是「對人」,氣沖沖的。

事實上,珊迪自己怕李副總在罵她,其實她反而經常罵人、怪罪在同事身上,經常「對人不對事」,臭名滿公司……。

我在這間公司只待了幾個月,就因為另外有更好的機會而離開了。這次我在路上碰到李副總,當然也順便問一下珊迪的情況。

一問,才發現──

首先,李副總已經離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