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歷任總統們對兩岸關係的定位,在這近二十年之間使用了各種眼花撩亂的用詞。回顧從李登輝的「特殊國與國關係」開始,到陳水扁的「一邊一國」,乃至馬英九在馬習會之前不斷強調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不僅顯示出兩岸在法理與現實之間的曖昧不清,更包含了這些領導人背後想帶領的方向,而這些言論在產生影響的同時,還交雜著中、美的介入與角力。

1996年,李登輝當選台灣第一任民選總統,1999年他提出「特殊國與國關係」,也就是「兩國論」,當時可謂轟動全島、震撼兩岸。這被中方視為走向台獨的第一步,李登輝也因此被部份人士稱為「台灣國父」。美國雖基於「一個中國原則」不可能支持這樣的言論,但也同時表示兩岸的爭議應以和平解決,意圖降溫當時的緊張氣氛。

至2000年陳水扁上任總統時,提出「不宣布獨立、不更改國號、不推動兩國論入憲、不推動改變現狀的統獨公投以及沒有廢除國統綱領與國統會的問題」,所謂的「四不一沒有」,作為其兩岸關係基調,同時也以此安撫美國。但這個類似「維持現狀」的宣示並不影響已存在的兩國論效應。因此,他在2002年、2005年相繼說出的「一邊一國」與「四階段論:中華民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到臺灣.中華民國在臺灣.中華民國是臺灣」基本都保持在兩岸兩國的基礎上。

雖然陳水扁政府的8年間,除了沒做到廢除國統綱領與國統會(在美國及在野黨的壓力之下,不是廢除,僅是終止),主要的四不主張都乖乖遵循,但美國仍對民進黨失去信心,也因此美國不僅在2008年總統大選時,對馬英九的綠卡事件出手相救,在2012大選時又質疑蔡英文的兩岸處理能力,兩次掩護馬英九。這大概也是自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美國派遣航母群以來,大動作地干預了台灣的選舉。只不過,早期是為了確保台灣的民主選舉,晚近卻是為了確保美國自身的利益。

2000年時,李登輝卸任前,時任陸委會主委蘇起創造了「92共識」這個詞,把台灣和中國於1992年香港會談後,台灣提出來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框架起來。隨後92共識也成了國民黨的兩岸政策。

中國喊了二十多年的一個中國,歷任的李登輝和陳水扁都沒買帳,馬英九的「一中各表」卻是一腳踩進「一中」的框框,因此馬英九在馬習會上直白講出「一個中國」原則也就毫不意外了。

在馬習會後,各方依舊好奇蔡英文該如何面對這個突發事件。首先我們必須理解,馬習會對中國方面來說,影響台灣選舉或兩岸政策都不是最主要的因素,會從這種角度解釋的人,應是忽略了最近中、美在南海周邊問題上的衝突。

對中國來說,抗戰七十周年大閱兵過沒多久,習近平又剛完成訪問美國、歐洲等重大的外交行程,看起來風風光光,但在南海問題卻遭遇巨大挑戰:美日與周邊國家的聯手圍堵態勢嚴厲,尤其美軍軍艦巡弋南海的動作更是直接,這逼得中國得做出回應,而且再也沒有什麼會比找馬英九來見面亮相宣示和平更無痛、還能撈點好處的事了。

事實上中國在整個馬習會與會後的發言都了無新意,還是那一貫的一個中國原則,以及那一套文化、血脈的統戰路數,馬習會對中國方面來說並沒有被賦予什麼兩岸之間的使命或任務,所以任何以馬習會成果來質疑民進黨兩岸政策的發言,基本上不是藉機拉抬國民黨選情,就是沒搞懂中國的目的。

但若「馬習會」無法對蔡英文造成壓力,那什麼才是她未來兩岸關係政策的最大挑戰?其實馬英九所留下的一中框架,以及難以彌補的倒退才是最大難題。已經宣告以「維持現狀」為其兩岸政策基調的蔡英文,要如何維持這個「突變的現狀」?要如何幫助台灣擺脫一中回到過去較為中性也符合實際狀況的「兩國分治」論述?我們的一中憲法利用「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形成微妙的分治現實,卻同時也是馬英九一中論調的基石,但若要觸及「修憲」,就算泛綠在立院取得過半席次也仍力有未逮,更不用說好不容易贏得美方的信任可能會再次失去。兩岸難題,還不是馬英九留給下一任台灣總統的唯一難題,如果沒有彗星撞地球的話,明年五月之後,就能好好瞧瞧蔡英文要如何面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