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時間在家裡看《未生》,其中有一段讓我很印象深刻。

主角的媽媽跟他說道:「想成為真正的大人,不是自己宣布『我是大人』這樣就好了。 一定要會做那些該做的事情。」

當然,書中主角媽媽講的是穿衣得體、態度得宜的部分。 但我總覺得,思想上的長大,才是我們很多人在長大過程中最缺乏之處。

台灣教育若說有什麼害人不淺的地方,我個人覺得是對於「標準答案的追求」這件事情。

我跟Bryan都曾在國外讀過書。東西兩地教育真要說有什麼根本上的差異,在於國外非常重視「要學生思考」,尤其是語言或是史地之類的課程。其中固然有些背誦的內容,但考試一定有一大部分是寫【你的觀點】。甚至很多課程根本沒有考試,純粹就是寫一本書的讀後心得或研究報告。你可以認同這本書,也可以不認同這本書,但重點是闡述「為什麼你這麼想」。只要想的有深度、講的自成道理,分數通常不會太差。

聯考讓單一答案變成唯一的重點

但台灣因為聯考的因素,【分數的公平性】變成凌駕一切的重要問題。也因此,教材內容也多配合「公平性」而一律有標準答案。沒有標準答案的,就根本不放入考試、甚至不放入課本不放入課綱。 當然,這樣的設計讓考試變得容易多了、也不容易被家長「客訴」,但也讓在這樣系統下受十多年訓練的孩子,產生了「萬事萬物都應該有標準答案」的謬思。

但很遺憾,從我們離開學校後,剛巧人生就切出了一個殘酷的分界點。

自小學到大學畢業的這16年之間,人生處處有「標準答案」。這標準答案可能在課本上、可能寫在課外自修讀本最後的答案區、或可能是拿著考卷找老師問。可是一旦從學校畢業進入社會與職場之後,人生自此再也沒有標準答案。你的加班時數、每天全勤、整潔儀容,跟升遷加薪再也沒有關係。能否交到朋友?能否創業成功?能否人生順利?能否戀愛順遂?都跟你的考試能力再也沒關係了。這樣的改變,其實對很多人而言是不適應的。

這也是為何碰到社會案件或是政治事件,一堆人只想趕快找到懶人包辨識誰是「好人」與「壞人」。 壞人大家跳出來指責,好人大家跳出來祈福與集氣。但很少有人願意花力氣去瞭解前因後果,甚至思考「系統」面的問題,更沒太多人對於【日後如何避免問題】感到興趣。大家只是短視的希望趕快有人提供一個「正確答案」,看看自己有沒有選那一邊?沒有,那就趕快換邊,然後難題拋到腦後,繼續回到平穩的日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