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關愛文。俺僅代表黨中央、國務院、習大哥、以及社會各界的同仁們,向奮鬥在第一線的工具人表示最親切的問候。大家辛苦了!為了表達體恤之情,宇宙第一強超商「7-11」為全體工具人取了個響亮的名號:「蕭博駿」。從此,你們不再只是路人甲乙丙丁,你們是有名字的。

身為卸任蕭博駿一枚,我想對我的那些前線同胞們含淚給個擁抱。等一下,你傻眼個啥?女子不能當工具人嗎?難道你不知道根據俺的市場調查,工具人其實是女人比例比較高嗎?而且女性任期比較久,短則好幾年、長則一輩子,因為願意跟工具人結婚的女人不多,但是願意跟工具人結婚的男人卻很多(男人果然還是比較聰明的)。

女蕭博駿必須具備某些基本功能,例如煮飯、打掃、拖地、洗衣、縫衣服。可惜俺天生愚笨又手拙,唯一能勝任的只有洗衣服(因為有洗衣機啊),以及寫功課。我曾經卡到陰喜歡過某個學長,幫他洗衣服洗了半年,還幫他的女友洗衣服(他告訴我那是他姐姐的衣服後來才發現是女友)。

我當時自己家沒有洗衣機要拿到外面去洗,在洗衣店摺衣服的時候心頭湧上一陣酸楚,莫名哭了起來,旁邊的墨西哥大叔跑來幫我拍拍關切我。要不是大叔的那位兇神惡煞老婆站在他身後很火大,不然我就撲倒在大叔胸口大哭一場,最後結局大概就是我跟大叔結婚了吧(神展開)。

所以說,工具人是不分性別的,男女老少都有。只是女生大多不願意坦承自己的身份,怕被旁人瞧不起或被說閒話。男工具人被稱為「新好男人」,女工具人則被稱為「自己犯賤怨不得別人」。其實呀,工具人當久了,長年累積的怨氣會凝聚成一股恐怖的力量,瞬間爆發。

我因扮演了太久的蕭博駿,大約有七、八年吧。某年某月某一日,決定換個角色當當,轉身一變成為了綠茶婊。什麼是綠茶婊呢?就是人前白蓮花,人後貝戈戈。我當綠茶婊挺得心應手的,難道這是老天爺賦予我們上海女人的內建功能?

綠茶婊比蕭博駿討喜多了,有人請吃飯、有人當司機、有人送珠寶,還有人送電視。送我電視的那位,受了我不少氣。我機歪起來,嘴臉跟廣告裡的那位女主角差不多。永遠都是理直氣壯的命令別人,誰叫我等了多年好不容易風水輪流轉揚眉吐氣一番!(原來工具人最後都是死在前輩手上)。

幸好我後來良心發現,因為送我電視的那位,他的母親生病住院了。我去醫院看她,她握著我的手微笑著,虛弱的關心我「最近還好嗎?」。我當下的心情很五味雜陳,不能告訴她真相:「阿姨我過得很好,妳的兒子連夜幫我趕了兩份功課,還送了我一條漂亮的項鍊當聖誕節禮物,可我卻一丁點也不喜歡他」。

我原本陪他去醫院看他媽是想表示一下「我這個綠茶婊挺稱職的吧?一定會扮演好白蓮花這個角色」,但在回家的路上完全高興不起來。我想起我當蕭博駿的那段歲月,心裡淌了多少血流了多少淚幹了多少傻事。我不敢讓我的父母知道這一切,怕他們傷心難過。如同那位阿姨,面對她的善意,我又怎麼可以轉過身繼續欺負他的兒子?最後,我放過了他。

沒有人甘願成為工具人,每個人都想要幸福,每個人都想被喜歡的人疼愛。請多關懷你身邊的蕭博駿。另外,我想在此點醒幾個人:

致蕭博駿

不要再拿「石頭都能捂出花來,我就不信打動不了她的心!」來激勵自己,感激與感動是不一樣的,愛情與恩情也是不一樣的。八年抗戰之後對方愛上自己最終開花結果的案例不是沒有,只是真的太少,少到一點都不勵志。我們的青春有限,你花太多時間在錯的人身上,會錯過那個「對的人」。好的對象,值得等待。你有這個時間幫綠茶婊排隊買演唱會票,還不如幫你娘搶江蕙的票呢!你娘脾氣再怎麼大,畢竟還是愛你的,不像某些人,用甜言蜜語麻醉你,目的只為你點頭答應幫他做事,給了你笑容卻其它什麼都不想給你。

致綠茶婊

你用「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我又沒拿槍指著他的頭一切都是他心甘情願」來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這一點都不合理。別忘了,那個人聽你話幫你做事,只因為他喜歡你。今天他對你有愛,你就是天上飛的神仙,今天他對你的愛不存在了,你連地上跑的那頭豬都不如。我這個資深工具人可以很負責的告訴你,當蕭博駿說「我不求你對我有任何的回報,只希望你能讓我繼續對你好,你快樂就是我快樂」,這是一個傻B在犯傻,千萬別相信有不求回報的愛。有人能做到一年不求回報,有人能做到三年不求回報,甚至有人能做到十年不求回報,但是沒有人能做到一輩子。能做到的不是上帝就是瘋子,瘋子能讓你上社會版頭條,除非你相信他是上帝。

致其他人

你問我「蕭博駿到底幸不幸福」?他當然幸福了!腦袋進了那麼多水,怎麼可能會清醒,不清醒的人是最幸福的。可是一旦等他清醒了,他會比任何人都痛苦,因為他失去了希望、自尊以及最寶貴的青春。但是人生那麼長,總會遇到幾個人渣,自己也會當個幾回工具人。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有了過去綠茶婊的對比,才會明白現任的好。當一時的蕭博駿不可憐,做一輩子的蕭博駿才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