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目前擁有5個定期的網路專欄,因此常有年輕朋友和我討論「如何成為專業網路寫作者」這議題。他們多數在實際操作上仍不是非常瞭解,所以來找我談一些技術性的問題。

在交換意見的過程中,我發現他們都很有潛力,但正如我在其他不同領域碰到的年輕朋友一樣,他們多數人抱持類似的心態。這種「奇怪心態」可以從他們的問題中察覺:「所以要達到OOXX的水準,需要看什麼書呢?」

他們顯然認為「讀書」是解決問題的王道。我也認同「讀書」有一定的重要性,但如果只把讀書當成培養能力的核心方法,那就顯得太過「簡化」了。

我們現有的教育,甚至包括高等教育,仍以「讀書」為獲取知識的主要途徑。我也認為在「獲取知識」層面,多看一些文獻資料(不一定是書,可能也包括期刊或研究報告)是很有幫助的。對於某些實務領域來講,讀書甚至是絕對必要的活動,例如普及哲學的寫作。

不過,如果你要在某些方面成為技術熟練者,甚至成為技術獨佔者,那就不可能「只」靠讀書。大家都可以接觸到書上的資訊,你很難靠這些普遍知識而與別人產生重大差異。

為了讓各位瞭解問題癥結,以下就以「普及哲學寫作」為例來說明。但我相信這樣的原則可以推廣到許多實務領域之中。

我寫專欄文章時所運用的哲學理論,通常都是在大學部必修課就能學到的東西,多數課本也都有。這代表只要有哲學系大學部的知識程度,就已經足以應付普及哲學的寫作。

但要大學部學生寫出受到歡迎的普及哲學文章,仍非常困難。年輕朋友常誤以為自己寫不出來是因為「哲學書看得不夠多」,但其實他們的問題是「缺乏普及哲學寫作的實作經驗與關鍵技術」。

怎麼說呢?

「多讀書」確實可以提升寫作上的相關能力,有時是廣度,有時是深度。大學教授因為讀過的書比學生要多,所以當他看到社會議題時,較容易聯想到某種自己曾讀過的理論(廣度),並且應用到實務分析上。像是看到海豚保育的爭議時,他可能聯想起1999年有本哲學專著曾討論過海豚的快樂與人類幸福之間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