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公司上週剛開完每季的董事會,有些董事是從國外過來,所以他們會在董事會的前一天抵達做一些準備。有時候我們會在前一天先共進晚餐,氣氛比較輕鬆,在正式會議開始前先再一次討論一些重要的財務細節。

今晚也是一樣,我跟其中一位董事在他下榻的旅館碰面吃飯。我們吃完晚餐,在我要離開旅館之前,閒聊了一會彼此的近況,談談從上次幾個月前我們碰面之後,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這位董事是位歐洲人,大約50歲左右。他過去在金融投資業工作了20年,在全世界投資了超過60家公司。他娶了一位美國外交官,而因為老婆工作緣故,他們在過去20年平均每兩年就要搬家一次,之前曾經待過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美國和歐洲。他有兩個兒子,10歲和12歲。

在我們過去的電話會議上,他簡單的提到他的老婆外派到馬來西亞的任期將滿,即將被召回華盛頓,接下來半年會在那邊等待下一次派駐任務,在派去下一個國家之前,要接受更進一步的語言訓練。

我問他一切還順利嗎?他笑著隨口說:

「很好啊。對於我老婆和我來說,我們過去幾年已經習慣了,所以我們幾乎是跟隨著一種公式在搬家,去哪裡看新房子,如何為孩子找到對的學校和鄰居,那部分目前來說算是容易的。幾年前,當我的兒子還小的時候更簡單,但在10歲和12歲,他們已經有了朋友、習慣、強烈的意見,有時候會非常強烈的拒絕。他們才剛接受離開上一個家、朋友和學校的事實,剛剛習慣了華盛頓,但在不到半年的時間,他們就需要再搬家並一切重新開始。」

我問他是否知道了他們下一站會是哪裡。他說:「嗯,上週剛確定了,是首爾。」我問他家人對這個結果高興嗎?

「我老婆和我當然沒什麼問題,但孩子們還在試著接受。還需要花點時間說服他們。就在上週,我的大兒子放學後來找我,說他不想要搬去首爾。」

為什麼?我問。

「他說,他放學後花了一整天時間Google韓國學校、教育和社會,發現在最近的研究中,韓國的初中和高中的學生在世界上是最不開心的。他們每天花16-18小時在功課上,準備考試,幾乎沒有時間或精力花在課外活動、運動或是年輕人應該要尋找自我的一般事情上。

根據他的調查發現,韓國年輕人住在世界上最緊張、最競爭,對孩子最不人性的環境之一裡,而我的兒子不想要去哪裡。」

任何有研究過台灣、中國、日本或是多數其他亞洲教育系統的人,都會知道這個系統、環境和壓力全都非常相似,沒什麼特別令人驚訝的地方。我問這位董事,他認為東方和西方教育思維上最主要的差別是什麼?

「我可以理解,也可以想像兩者背後的思維,我可以看出亞洲教育的優點。東西雙方都有各自的優點和缺點。在亞洲,在很小的時候,它教會紀律、嚴格的準備和努力工作的重要性。但當然,學生要付出最大的代價是被強迫18小時不停的考試和重複背誦。他們沒有機會學習創意、創新和找到他們人生中真正感興趣的是什麼。

我始終認為,理想情況下,教育應該是走另外一個相反的方向。我們不應該強迫學生一天唸書18個小時,每天要求他們努力唸書,強迫記憶卻不告訴他們一個令人信服的理由,我們應該給他們空間去尋找自己和他們真正的熱情是什麼,然後自然而然的,他們將會想要每天花18小時或甚至他們一輩子自己去追求那個興趣或是未來的職場生涯。

我在全世界的投資中看到這種情況太多次了。你沒辦法強迫任何事情,但如果你自己找到你真正的熱情所在,就像創業一樣,你會想要自願每天工作18小時。

作為投資人,我們會想要投資那種感覺他們是被強迫著不開心工作的公司嗎?還是我們想要投資在團隊本身非常感興趣的領域的公司,即便沒什麼資源,他們還是想要自願花上他們幾乎所有的時間去追尋,非常渴望的去解決世上的某個問題?

而最終,哪種公司或是年輕人你認為會比較快樂,長期來說會比較成功?對於孩子、教育、生涯規劃,甚至創業或是投資新創公司其實也都是一樣的。」

與其強迫他們花上18小時重複無意義的背誦或是準備考試,我們更應該給年輕人時間和空間去找到他們想要什麼。這樣的話,長期來說,他們會想要自己花上18小時去追尋他們人生中真正的興趣。

而很有可能,這會帶來更快樂、更成功的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