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在世界的各個盡頭跟台灣之間,密集出入的國際NGO工作者,時常有台灣年輕人問我:「你去過那麼多國家,認識這麼多的人之後,覺得臺灣的年輕人有什麼優勢或是劣勢?」

「為什麼你會問這個問題?」有回一位大三的學生提出這樣的問題時我反問他。

「其實我沒有認識很多國外的年輕人,但是臺灣年輕人在我看來是很熱情很理想,可能因為在這小小的島上競爭不比其他國家激烈,常常不覺得有什麼太龐大的壓力,因為我們被保護的太好了。而且我們在臺灣的眼界太小了,看的不夠多,常常遇到一些事就覺得天崩地裂,經不起考驗。這是我覺得臺灣的優勢跟劣勢。」

我那天回家仔細想了一想,覺得真正重要的問題應該是:「佔優勢真的很重要嗎?」

就像我喜歡旅行,但是不明白為什麼台灣人心目中的「旅行高手」,為什麼非得是能夠搶到超便宜機票的人?

無法跨越競爭式思考的人,遲早都會輸,因為世界上沒有人可以永遠贏。

我從來沒有搶購過限時的零元機票,也不會去爭秒殺的演唱會入場券,因為我一點都不相信,明明是做一件有趣的事,卻需要面對那麼大的壓力。

台灣年輕人如果願意走出自己的舒適圈,就算在台灣,當然也會看到全世界,因為真正的「壯遊」不是距離,而是觀念。

真正的壯遊,不是為了得到「優勢」,而是透過角色改變,發現自己原來知道的那麼少,在世界面前變得更好奇、更謙卑。

大學以前,一直以為打開世界的鑰匙是語言,所以我努力學習外語,並且開始當背包客旅行,讓自己有使用外語的機會。

但是上大學之後,我對於自己學了一種外國語言,足夠應付去旅行,去吃點外國的食物,在旅途中遇到當地人,甚至交了幾個當地朋友,幫出版社編修旅遊指南,是否這樣就算跨出了舒適圈,看懂了一個國家,開始有很多的懷疑。

所以,我開始學習用觀光客以外的角色,到世界各地認識自己。

以口譯者的身份,到澳洲的日本人學校工作,也在台灣接待韓國梨花女子大學的傳統舞團。

到埃及去留學,週末假日則到金字塔群當考古志工。

在俄羅斯跑單幫,站在莫斯科冰天雪地的街頭兜售香菸跟牛仔褲。

跟著經紀西域畫的藝術收藏家,到南北疆四處去尋找西域畫家。

接受幾家旅行社的聯合委託,到波羅的海三小國等地去探勘、踩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