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馬習會,顯然是以「一個中國」的原則作為對話的基礎,一個中國,指得就是「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如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在記者會所說:「兩岸關係不是國與國的關係,也不是一中一台,雖然兩岸迄今尚未統一,但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從未分裂,兩岸同屬一個國家,兩岸同胞同屬一個民族。」

馬英九會後也說:「為什麼不能表述到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或者台灣獨立,就是因為中華民國憲法不容許。」

換句話說,馬習會雙方的確有共識,但是這樣的共識只是演一場漂亮的戲,還是有實質的力量?以台灣而言,「一個中國」所表述的「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概念,民意支持度有多高?其次,又有多少台灣的民眾認同馬英九發言與立場能代表自己?最重要的是,馬先生與習先生的共識當中,完全忽視了台灣人民想要自己決定未來的要求。對於台灣民眾來說,在未來台灣要不要成為中國的一部分,或是要不要成為完全與中國無關的一個國家,都應該是可以自己決定的。

也就是說,馬習會所主張的「一個中國」原則,剝奪了台灣人民以民主機制決定國家未來的權力。

不僅如此,過去所謂的九二共識,在中國方面所認定的內涵是「一個中國」,在台灣方面則有分歧,民進黨否認九二共識的存在,而國民黨認定的內涵則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但是,在馬習會上,馬英九的談話中「各自表述」已經消失,只剩下一個中國。換句話說,國民黨過去宣稱各自表述狀態下,所謂的「一個中國」指的是「中華民國」,如今不再各自表述,那麼「一個中國」所指涉的目標,恐怕將集中到目前在國際上受到較多承認的一方,也就是只剩下「中華人民共和國」。

如此一來,「中華民國」連國民黨自己在馬習會上都已經不表述的情況下,將導致台灣在國際上原本已經所剩無幾的發展空間,更蕩然無存。尤其這次的馬習會舉世矚目,全世界關注的人大多已經收到了「一個中國」的訊息,也就是說,當國際上認為台灣領導人都沒有在馬習會否認中國說「兩岸同屬一個國家」,那麼將來台灣的「監護人」將會是北京政府。要簽協議,先徵求北京政府的同意。要做生意,先徵求北京政府的同意。

當然,我想沒有任何台灣人民樂見這樣的發展,但若真如此,也不必然只是有壞處。如果「中華民國」和「台灣」都在國際上只承認一個中國的前提下很難走出去,那麼乾脆拋棄一個容易引起誤會的「中華民國」或看似權宜其實詭異的「中華台北」,直接用「台灣」作為兩千三百萬人的共同符號,至少品牌的辨識度高得多,至於能不能在國際上走出自己的路,就靠自己努力了!

台灣人民要認知的一個事實是,即使國民黨政府認為自己努力了七年,讓兩岸關係處於最和平穩定的狀態,但是中國也不曾減弱過在國際上打壓台灣的力道,

兩岸關係看似和平,但是台灣的國際空間卻不增反減;
兩岸關係看似穩定,但卻有一方不斷恐嚇另一方要順自己的意。

如果中國只說自己想說的話,卻不聽、不理、不回應台灣人民所說的話,那麼「超穩定結構」就像是被拿槍抵著頭一樣,台灣只是不敢輕舉妄動,絕不是一個動態的和諧。

所幸的是這次的馬習會不至於影響台灣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如果中國宣佈撤除對準台灣的飛彈,或是給予某些明確的經濟讓利,那麼國民黨即使過去執政成績再差,「不滿意的確定」恐怕還比「也沒有真的很滿意的不確定」更能吸引人。股市投資人都知道,不怕一家公司的績效難看,怕的是一家公司的不確定。

不過這也表示,馬英九號稱搭好了兩岸領導人溝通的「橋」,那麼沒有意外的話,下一個最有可能就任總統的蔡英文,會承認這座橋嗎?還是會自己另外再蓋一座橋?蔡英文所依靠的,將是台灣的最新民意,所以她將會比馬先生更有代表性,但是問題是,中國在乎嗎?有趣的是,即使中國一直認為「兩岸同屬一個國家」,但從來也沒有在乎過台灣人民的想法,如果真的在乎,又怎麼會在政權轉換前舉辦馬習會呢?反過來說,對於一個不在乎台灣想法的中國,又有多少台灣人民會認同呢?

馬習會或許重要,畢竟有其歷史上的因素。但是,對於台灣未來的發展,你我幾個月後所投下的那一票才是關鍵。別誤會,我的意思不是2016總統大選將會是統獨之爭,事實上從來總統大選都不是,除非將來有機會舉辦統獨公投。但2016總統大選,台灣人民將要選擇的是:想不想要一個可以自己決定的未來?從這個角度上來看,其實就變成了國民黨代表的是「不滿意的不確定」,而民進黨代表的是「也沒有真的很滿意的確定」。

畢竟,從18歲投票權、洪秀柱被撤換,到以政黨的意識形態而非全民共識在進行兩岸交流,國民黨從來不是民主與自由的擁護者。所幸,你我的每一票都比他們握手更重要,因為我們仍然還是民主的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