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應該慶幸,今年她的對手是朱立倫而非馬英九。

馬習會順利落幕,回到熟悉的戰場,馬英九總統顯然從容自信許多,因為有實料,他的表現比行前的國際記者會更好。先談表現不好的:一、兩岸要建構起「超穩定結構」不好,這個詞,是金觀濤用來形容儒教制約下的封建中國;二、NGO拿不到門票,馬當面說了,習也答了,但馬不能說這是「小事」;他不忘背七年多來的兩岸交流成果,這讓夏立言背背就算了,不過,沒像他國慶演說講這麼長,尚堪忍受。

儘管在會前公開講話只提九二共識,未提一中各表,但會面時具體且照字念出其內涵,基本就是一個中國的內涵,兩岸可以口頭各自表述,他還特別談到台灣方面的表述不會涉及兩中、一中一台或台獨,因為這是「中華民國憲法」不允許。不但有中華民國,還有中華民國憲法。

此前此後以賣台論扣之以罪的批評者,可以收兵了。當然,即使在習近平面前講了中華民國,都改變不了厭馬者的態度,但這無妨,這次會面馬英九的表現並未辜負他做為國家領導人的身份和高度,也沒糟踏這次歷史性的會晤。當然,歷史機遇不在一時一刻,馬習會的歷史時刻,未必能保證未來關係必然風平浪靜,更不可能完全達到馬英九想以此會建構的兩岸關係「超穩定結構」,一切還得看繼任者所思所為。

在接近一個小時的會面中,對台灣民眾關心的議題,馬英九幾乎全部提出,台灣的國際空間從區域經濟組織談到NGO,習近平應允個案檢討;對岸的軍事佈署包括飛彈,習近平雲淡風清一句「不是針對台灣的。」問題不大,他飛彈不撤,我方照樣軍購不斷,做為兩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誰也別干擾誰的軍事佈署,只要不起戰事,軍備可視之為常態。

貨貿、兩岸互設辦事處、陸客中轉,馬表明希望在任期結束前有具體成果。能不能也未必能操諸於馬習的主觀意願,立法院不可能不表示意見,服貿都還沒下文,而能否有具體成果,蔡英文的意願可能比馬英九更重要,她要不要先通過?免得她就任後不知如何對太陽花交待?或者,她根本就主張先暫停,全面重議?她若持此主張,敢在選舉期間明確表達,並以此訴求民意支持嗎?如果真的表達,還叫做「維持現狀」嗎?

簡單講,馬習會後,馬英九基本上完全他做為總統的歷史任務,球已經轉到蔡英文手上,看她如何打了。

就像會前批評者一再質疑,馬政府只談九二共識,卻讓「各表」消失,只剩下「一中」,所謂的一中前提,李登輝時代就是如此,他還有一個不統的國統會維持一中(憲法增修條文的前言也是國家未統一前);扁政府時代兩岸並未中斷交流,小三通和包機直航都是在扁政府治下的兩岸交流成績,不論要打幾分,還是有成績,當時沒有所謂九二共識的前提,那麼小三通或包機直航是在一中一台或兩中或台灣國前提下達成的嗎?當然不是。

蔡英文的維持現狀,當然不可能是靜止的現狀,現狀真實意涵是維持台灣的民主自由與主體性,她要面對的是如何精準詮釋她的「維持現狀」?或者要在選舉前,明確標舉她的主張是一中一台或兩個中國?以台灣的社會氣氛,即使如此主張會有選情風險,她有沒有這個自信有風險也要表明,讓選民公決?就算她不標明,未來當選後,她還是得面對以什麼說法處理兩岸關係?推進或暫時停滯?不論前者或後者,是全民承擔。

簡單講,馬習會開啟了一個歷史時刻,但是,歷史的機遇不可能只在這一刻,蔡英文當選總統,她當然有自主的看法和做法,包括馬政府幫她談下的陸委會和國台辦的熱線,她要還是不要?要,那就延續,不要,連拔線都不必,不接電話就是了,但這是不是她所想要的兩岸關係?

兩岸領導人歷史性會晤,鞏固九二共識之餘,為什麼不改成「一五共識」?馬英九的答案:「又不是紅酒,還講年份」,他用憲法不能天天修但可以透過解釋注入新的精神。滿好。九二共識已經是二十三年前的事了(如果當年有換函獲致的默契或共識),兩岸關係走下去,終究會有一天出現一個新的說法,簡約的名詞,那還得看多少年後兩岸能否產生出視野夠高的領導人,突破中國這個「超穩定結構」。朱立倫大概還不到火候,蔡英文大概沒這個膽氣,那就安安穩穩「維持現狀」─「一家各表」(套用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親不親各自表述)能安生一時是一時。兩岸,急不得的事,也不必太急。

馬習會確實開啟了歷史時刻,蔡英文可以否定為「新聞時刻」,新聞與歷史一線之隔,做為有大可能當選的總統參選人,蔡英文應該體會,歷史時刻即將轉到她身上,她要如何面對?把自己的當選、中華民國可能的第一位女性領導人,當成「新聞時刻」嗎?就像執政八年的陳水扁,只能成為很多則新聞?蔡英文,想想,不要辜負了自己將承載的歷史機遇。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