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6年,蔣經國跟鄧小平曾經一起在莫斯科的中山大學就讀,同為共產主義的信仰者。與他們同班的,還有廖承志,也就是國民黨左派大老廖仲愷的兒子。鄧小平在1926年就回中國,在莫斯科一別後,兩人再也沒能見到面,直到1937年,蔣經國回到中國,與鄧小平走上不同的道路。這兩個人最終都影響了中國的近代史與發展。

1982年7月24日,時任中國人大副委員長的廖承志寫了一封公開信給蔣經國,以「經國吾弟」開始,倡議國共兩黨「同捐前嫌,共竟祖國統一大業」。在信的結尾,廖承志還表示,「如弟方便,余當束裝就道,前往臺北探望,並面臨諸長輩教益。」最後廖承志還引用魯迅這兩句詩「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表達「祖國統一大業」的願望。

蔣經國沒回應,但是在紐約的蔣宋美齡應覺得荒謬,所以回了一封公開信給廖承志,開頭是這樣的:「七月廿四日致經國函,已在報章閱及。經國主政,負有對我中華民國賡續之職責,故其一再聲言『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乃是表達我中華民國、中華民族及中國國民黨浩然正氣使之然也。」

1985年,根據美國學者傅高義(Ezra Vogel)的說法,新加坡總理李光耀與鄧小平見面,鄧小平先問候蔣經國的糖尿病問題,並且表達對台灣未定接班人的憂慮。最後鄧小平開口,希望與蔣經國再次見面,李光耀也同意把這個邀約轉達給蔣經國。然而蔣經國聽聞該邀約後,向李光耀表示,他與共產黨鬥爭多年,深知共產黨不能信任,他有很痛苦的回憶,是以不如不見。兩名領導人就這麼各自凋零,再也沒見過面。

行文至此,我想起了甘迺迪總統所說過的一句話,「我們不恐懼談判,但不在恐懼中談判。」以蔣經國熟知共產黨的想法,他當然知道見面會有什麼樣的危險。在敵大我小的情況下,承認中華民國的邦交國已寥寥無幾,如未能先站穩立場,見面又何如?只不過讓他國覺得中華民國反共的力道已經不再,他又如何能說服這些跟著父親來台灣的人,共產黨是應該合作的對象,而這合作,又會是誰併吞誰?在恐懼中談判,還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又能拿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