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的告白:「男人不是愛撒謊,而是需要說謊時會說謊。」

那句「為什麼?」從妳的心裡,變成脫口而出的利刃。

幾乎沒有預兆,他向妳提了分手。妳很震驚,「轟」地腦子一片空白,妳反應不過來,但是無法理解的感受大於難受。等妳終於意識過來,抓著他的手直問:「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給我一個理由,不然我無法接受。」妳覺得自己是個無辜的犯人,抓著法官申冤。然而,他說:「對不起,妳很好,是我的問題。」妳無法接受,既然我很好,為什麼還要離開?

「對不起。」不是答案,而是判刑的宣告。

妳並不是天真,談過幾次戀愛、心碎過幾次,因此早在一段感情的開始就曾經想過或許有一天愛情會有終點,但卻想像不到是以這樣的方式結束。因此,妳還是抓著他問,是不是認識了新的人?是不是自己哪裡做錯了?是不是愛上了誰?妳覺得他一定是虧欠了妳什麼,妳必須要回來。但妳卻忘了,在愛情裡並沒有所謂的虧欠,只有兩情相悅。但妳還是想要一個解答,一個能讓妳當天色漸暗時,可以入眠的理由。妳沒犯了什麼錯,但卻被判了死刑。

他走了以後,妳還在心裡問自己「為什麼?」每問一回,心上的傷就跟著再撕裂一次。妳想了成千上百個疑問,再用成千上百個答案來解答,但裡面沒一個是「他不愛妳」。妳這才發現,得不到的答案原來是一把刺向自己的刀。妳覺得流血是對愛的見證,沒想過是否對不起自己。後來妳也才知道,原來自己要的不是他的理由,妳是要他回來。妳跟他要了一個解釋,不過是想從其中找到可以依憑的點,一個可以讓你們的愛情再繼續的理由。但如果他沒有回來的打算,所有的「為什麼」也就沒有任何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