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畢業後,我考上後段班的大學,但我沒有去念。那段時間我做過很多狗屁倒灶的事情,因為覺得家裡環境那麼差,讀書好像也沒什麼用,改變不了什麼現況。所以沒有補習多久,我就放棄重考,出去工作了。我曾經在超商裡當過店員,也當過水泥工,還從事過殯葬業,然後也在我朋友開的那個,呃,「替天行道公司」上過班。

在那段荒唐的歲月裡,我深深感受到什麼叫做「義氣」!「義氣」既然是一種氣體,也就摸不著、看不見,但是當它出現的時候,你立刻會有感受。還是不懂嗎?

那我告訴你,所謂的「義氣」⋯它就是「屁」!

承平時期、太平日子,朋友換帖相挺扶持、把酒言歡、稱兄道弟!利益當頭、大難將至,昔日麻吉爭功諉過、挖洞補槍、爭權奪利!

這就是現實人生,不是什麼社會黑暗,而是人性,每個人都得為自己活下去!最後你會發現,接納你、保護你的不是那些所謂的換帖ㄟ、鬥陣ㄟ,而是你的親人和你家的沙發。

變形金剛:媽媽一滴眼淚的神奇力量

那是人生中一段很茫然的時期。我從小就被人家瞧不起,所以異常地渴望成功、出人頭地,但卻常常只是標新立異、孤芳自賞,最後再用自我感覺良好來掩飾心中的那股自卑!

那時候過的生活就是,每天都喝酒到早上五、六點才醉醺醺地回家,然後睡到下午。正是台語所謂的普攏貢,整天遊手好閒!

直到有一天傍晚,我還在睡覺。昏黃的夕陽打進了我的房間,有種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的感覺⋯⋯我媽就坐在我的床邊,輕輕把我叫醒。我帶著起床氣問她:「創三毀(台語)啦?」她說,你再去讀書好不好?

「啊我是要讀什麼啦?這麼久沒有讀了,是要讀什麼啦?」我沒好氣地回她。

就在那一瞬間,我看到媽媽的一滴眼淚掉了下來⋯感覺跟拍MV一樣,四周突然安靜了下來,臉上還打著spotlight,然後她說:「你再想想看啦⋯」轉身就走出去了。我突然完全可以感受到那顆眼淚載著滿滿的傷心與故事⋯

於是我開始面對自己。面對真實的自己,是擺脫魯蛇的開始!

那個時候,我猛然從宿醉中驚坐起來,開始思考這些日子我到底在幹什麼?我大哥16歲就開始賺錢養家了,唐太宗李世民17歲就帶兵打天下了。我都20歲了,竟然還讓一個做女工的老媽媽,帶著一身乾掉的水泥坐在床邊替我擔憂!我一遍又一遍地質問著自己,這樣有資格稱自己是男子漢嗎?

我媽說要幫我報名補習了,叫我自己想想看。我想了兩天,本來一直覺得自己很行很跩很厲害,結果長到20歲還讓老媽媽為自己頭痛。好,既然報名了就去試試看吧!做什麼像什麼,我就認真做做看!

那段時間,我每天讀書超過14個小時,連大便都在背單字。當然努力是有成果的,成果就是⋯我長痔瘡了。

手機關機、廢寢忘食,我當時還創下一個紀錄,就是曾經連續4天沒有洗澡,但是我不覺得髒(雖然家人都覺得我髒),因為我覺得我渾身充滿了鬥志與希望!

7月3號我考完聯考後,我將手機開機了,光是未接來電的簡訊就響了快一個小時,當然有很大一部分是電信公司的催費簡訊,而另外一部分,則是朋友傳來的髒話,問候我是不是跑路了!

努力是有成果的,公布成績當天我還在工地打工,我當年補習班的導師雯潔(她可是我當年的女神,長得很像賈靜雯喔!)打電話給我,問我成績如何,我故作鎮定地說:「我不知道ㄟ,我還在工地做水泥,還沒去查(其實是不敢面對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