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著一頭長髮,帥氣如飾演雷神的克里斯漢斯沃,Gravity Payments負責人,Dan Price ,日前自己犧牲百萬薪資,並宣布將公司最低薪資調高到7萬美元,引爆正反意見激烈交鋒,Dan也成為媒體寵兒。各式各樣的好萊塢經紀約、實境秀邀約、書商爭先湧來,連哈佛商學院教授都想研讀他的案例,不過也有反對者說,他只不過是過於天真的社會主義者,公司一定被他搞垮……

而這些改變,是從一位普通員工的抱怨開始的。

一切的起點

根據Inc的報導,這一切始於這間公司內,一位對他非常不滿的普通員工,Jason Haley。

2011 年底,當時32歲,擔任電話工程人員的Haley年薪大約 3萬5,000美金,而且對此非常不開心,而 Price 也注意到了。一次,Haley休息時間在戶外抽菸的時候,Price問道:「你好像心事重重,是什麼事讓你煩心?」

「你剝削我。」Haley 對他說。

Price嚇了一跳,Haley是內向的人,不會隨便發脾氣。「你的薪資就是一般市價,如果你有看到不同的薪資方案,可以跟我說,我不是存心要剝削你。」Price說。Haley回應到:「方案不是重點,你就是不懷好意。你引以為傲的、嚴謹的財務管理,讓我沒有足夠的錢過好日子。」

Price離開後深受衝擊,天天向親友抱怨這件事。Price一向對員工很好,他也以此為榮。他16歲時,觀察到酒吧老闆每次刷卡收費,都要付一大筆錢給財務公司,便在 2004年和哥哥一起創立了「Gravity Payments」 ,收更低的價錢提供更好的信用卡服務,他們採先外包再慢慢建立自己系統的策略,蓬勃發展了好一陣子。直到經濟大蕭條,他們受到重創,這家公司靠著壓制員工的薪資撐了下來,但創傷實在太重,就算經濟早已回溫, Price 依舊不敢拉高薪資。

這一切當然是為了公司好,只不過員工無法體會。然而愈多人安慰他, Price 就愈過意不去,他終於瞭解到,Haley是對的,不僅是低薪,還包括Haley所指控的心態問題。他被大蕭條嚇到,以致於後來一直在傷害員工。自此,Price從標準的企業家變成了打擊收入不平等的鬥士。

員工一句「你剝削我」,這名CEO自砍110萬美金的年薪,幫員工加薪找回幸褔感
Dan Price 登上 Entrepreneur 封面 (圖片來源:Gravity Payments 官網)

堅守原則

Price當初創辦Gravity就是為了幫助酒吧老闆解決財務問題,現在卻被指控,讓員工領著不夠支付生活開銷的薪資。

Price 在三月時和一位任職於別家公司的好友聊天,他很聰明、有能力,而且每週工作50到60小時,但他薪資卻低於5萬美金。同時,他在西雅圖的房租每月上漲200美金,還得負擔學生貸款和基本開銷。「我很生氣,他的能力和價值並不亞於我,我卻領著百萬年薪。」Dan說。

他的爸爸,Ron Price是個獨立顧問,從小就教導他要堅守自己的原則,而Dan相信不斷被錢追著跑的員工,無法提供最好的服務,而且開出過低的起薪是錯的,與他的原則相抵觸。

Dan在Inc的報導中透露,提升薪資沒有回頭路了。他已經為此賣光他的股票,清空退休帳戶,還把兩棟房產都拿去貸款,然後將換來的3百萬美金投入Gravity。當然做為 Gravity 主要所有人,他稱不上身無分文,不過要是公司倒了,他也會跟著一敗塗地。「很多人都被帳單追著跑,所以我憑什麼擁有10年的生活費,而你卻不行?這沒道理。領一般薪資對我來說不是壞事,這樣能讓我心無旁騖。」Dan說。

加薪是社會實驗

在他和Haley談話後的三年內,Price 每年給全體員工加薪 20% ,收入增長持續超越薪資漲幅,今年春天,他花了失眠的兩個禮拜,精算公司財務,為發布重大消息做準備。他邀請了 NBC 新聞以及紐約時報報導,並向他的 120 位員工宣布,未來三年內,他將自己的薪資從110萬美金砍到7萬美金,以補貼員工薪水,並將公司最低薪資漲到7萬美金。

消息一出,引起一陣瘋狂討論,各地員工紛紛表示,原本小氣的老闆們竟然因此反常地為他們加薪。電視節目「誰是接班人」的製作人,也邀請他接棒新系列節目「億萬新創」(Billion Dollar Startup)。履歷如雪片般飛進 Gravity,第一個禮拜就有 4,500 封,其中還包括 52 歲的 Yahoo 高階主管 Tammy Kroll,雖然加入 Gravity 對她來說是減薪,但她深受 Price 激勵,為了「做更有意義的事」而在今年九月加入了 Gravity 。

而表面現象之下,更多人開始討論,到底該付員工多少錢。經歷大蕭條的減薪後,儘管經濟復甦,實質薪資自 2000 年後一直沒漲。壓低薪資當然可以衝利潤,但卻得付出慘痛的代價,三分之二的民生消費額受到衝擊,GDP 和收入的成長息息相關,勞工沒有多餘的錢可花,也沒有多餘的家戶所得可借。Inc也提到,羸弱的薪資成長力道,造成經濟擴張又長又緩慢。

在 Price 丟下震撼彈前,這話題只存在學術圈,現在其他公司的老闆也紛紛在社群網站上發表 #imwithdan! 支持員工利益優先。

員工一句「你剝削我」,這名CEO自砍110萬美金的年薪,幫員工加薪找回幸褔感
(圖片來源:Gravity Payments 官網)

反對的聲音蜂擁而至

反對勢力也開始出現,福斯新聞出面批評,千萬富翁 Limbaugh 則說:「我希望它成為 MBA 課程裡,證明社會主義行不通的經典例子,因為這一定會失敗。」Times 雜誌還發表了一篇文章,裡面搜集了顧客和員工的各種質疑與抱怨,也讓 Dan 的朋友紛紛致電關心。

有些顧客也因此離開,害怕此舉造成服務品質下降,或者將費用轉嫁到他們身上,甚至害怕,此舉會造成自己公司內部產生要求加薪的聲音。
甚至他自己的親哥哥, Lucas Price 在公布最低薪資沒多久後,便控告 Dan之前拿了「超額的報酬」,並要求 Dan 買回 Lucas 手上 30% 的公司股票。

不過根據Inc報導,這些擔心可能是多餘的。發布消息的6個月後,Gravity的顧客回流率從 91% 上升到 95%,總收入成長率和利潤都達到先前的兩倍。

其實,Gravity最大的威脅並非 Dan 的政策,而是他哥哥的控告,Dan估計,到正式開庭為止,約會花掉 1 百萬美金的訴訟費用。不過Lucas的律師則聲稱,本訴訟與加薪政策無關。

而各大公司所有人也將緊盯這場薪資實驗,究竟會證明創業家們付給員工太少,少到危害公司的程度,還是說 Gravity 經營者不過是個好心的傻瓜罷了。

提升整薪資的目標
通常提高公司的營運成本,不被視為獲利的好方法,但根據 Inc 所述,Price 的終點大概是提升整體薪資,直到他本人的薪資達到市場水準。這樣一來,必要的話公司也能夠請得到新的 CEO 來取代他,也能向大家證明,重整薪資結構時,老闆的犧牲是一時的。可能的話,也想拿回投資的3百萬美金,不過這部分辦不到也無所謂。「我是白手起家,要賺錢養活自己不難,」Price 說。

「我希望企業領導者的計分板上,不再以金錢為評分標準,而是以企圖心、影響力和服務為準則。」Price 說。

Inc.則認為,雖然 Price 宣稱此舉是出於道德動機,最終還是得證明開出7萬美金最低薪資, 背後有商業智慧,不只是避免自己和 Gravity 一起沉船,也為了成就翻轉商業世界的大業。

本文獲「Inside」授權轉載,原文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