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如各位所知,我是國小老師,不是政治人物,同時不喜歡也不代表任何政黨發言。這次看了幾篇批判玉里米與天貓合作的事情,心中小有不平,特此撰文回應。

契作的天貓:

我認識許多的家長,他們的工作多是務農與散工。此刻暫且不談散工的收入問題,主要還是談論大家在意的「天貓事件」。

天貓與玉里在地農人合作,於是將農田彩繪成天貓的標誌,不瞭解的人自然會覺得「中國似乎來統一台灣了!」但,這次他們不是來玩統戰,而是藉由商務讓在地小農獲取商機。

稻作產銷困境:

台灣傳統農人不擅長行銷,對應公關活動通常都委託公部門辦理。公部門在行銷米的策略上,最有名的莫過第一個推往日本的米「富麗米」。當時富里鄉冒著被農民罵的風險,用比較低的價格打開了日本的商場,讓富里米在日本上架。這一罵罵了快要四年,最後富里米在日本的價格不降反昇。

多數的稻作農家,仍是依循著有米交公糧,多的委託米商銷售。不過米商究竟如何,其實農人心知肚明,就這麼說好了:「花東米雖然價高全國,但沒有耕作者因為高米價一夜致富」。這也只能說我們的農民真的太順天應人了,即使現在很多小農小米的,他們除了耕作之外,真的很不擅長為自己行銷。

帶著錢來的天貓:

中國的農業污染非常嚴重,基本上在污染區內耕作的中國農人都不太敢吃自己耕作的稻米,也於是比較富有的人們開始向日本採購越光米。這類的高價米在上海的超市售價高,銷售量也好。反觀台灣米進場中國算是晚,但進場晚不代表台灣米的品質比日本差。

天貓在這一季中成功的以網路銷售方式代售了花東間的米,採購價格也遠比米商給的高,相對買方的採買情形也相當驚人,可以說是一上架就銷售光光。簡言之,中國人有錢就可以以郵務方式買到台灣上等的米。

契作與網路鋪設了台灣米的管道:

以通路商代銷的觀念,天貓是成功的!再回過頭來看一個問題:「請問批判者在批判前知道契作這個名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