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地利學派第三代大師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曾說:「評價一個政策的好壞,不是看其出發點是否良善,而是看其能否達到所宣稱的目的。如果達不到目的,這就是一個『壞』政策。」為了擴大總需求救經濟,行政院日前推出補貼民眾採購家電方案,其本質就是一個『壞』政策,因為這個政策根本達不到它想「救經濟」的目的。

首先,政府補貼特定行業的錢,仍是來自民眾。沒有補貼時,民眾不會增購家電,而會去買別的東西。現在有補貼,表面上家電行業的需求增加,但這是因為政府拿走人們手上的錢,定向投入這些特定行業的結果。民眾的錢被政府拿走,他們就無法再買本來想買的其他東西,因此其他行業的需求下降,這抵銷了被補貼的家電等行業需求的上升。這就得到第一個結論:政府補貼民眾刺激消費,不會擴大總需求。

其次,一般民眾花錢,必定是追求最高效用。用經濟學的術語來說:消費者在不同產品所花的最後一塊錢,所帶來的邊際效用相等時,總效用將達到最高。

這是因為消費者若在不同產品花的最後一塊錢,帶來的邊際效用不相等,他們就可在邊際效用較低的產品上少花一塊錢,在邊際效用較高的產品上多花一塊錢,總效用就可提高。這個調整過程會一直持續,直到不同產品花的錢帶來的邊際效用相等為止。

沒補貼時,消費者不會額外採購家電,他們在每個產品花的錢帶來的邊際效用相等。政府補貼導致消費者多採購家電,消費者因此減少其他產品的採購,這意味著消費者在家電多花一塊錢的邊際效用,低於他們花在別的東西的邊際效用。也就是說,消費者的總效用下降了,他們反而比沒有補貼時更糟。這就帶來第二個結論:政府補貼將降低整個社會的實質收入,消費者的福利水準因此下降。

此外,不管課稅或補貼,名義上施加在消費者或生產者身上無關緊要。經濟學告訴我們:誰真正承擔稅賦或享受補貼,取決於需求與供給彈性的相對大小──也就是需求量與供給量對價格變化的敏感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