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要臉,天下無敵。」這話大家都聽過,但做得到嗎?

「這應該不是好話吧?」我知道你一定會這樣質疑。這句話的確是用來罵人的,但也能有正面的運用。

若要我送一句話給畢業生,我就會送這句。為什麼呢?因為現在年輕人的問題,並不是沒有道德觀念,而是「恥力」(臉皮的厚度)太差了。

我到各校演講時,後面都會留5~10分鐘的發問時間。可能是怕問蠢問題被同學笑,或是擔心曝露自己的意識型態主張,因此絕大多數學生都選擇坐在位子上傻笑。

學生們雖不想問,但主辦單位總是拚命要求學生提問,一直在那兒:「不要怕問笨問題呀!」「某某同學要不要代表問個問題?」「機會很難得耶!」「周老師特別從台北下來哦!」

講廳迴盪著主持人急切的呼籲,直到時間拖完。其實這樣逼迫,學生更不敢問,但客隨主便,我就是站著陪大家一起傻笑。傻笑就有錢可以領,多好。

鼓勵學生有問題用寫的

我自己的課從不保留時間給學生發問,而是鼓勵他們把問題寫在隨堂作業上,我下週再不記名地回答他們。這樣心理上有點緩衝,學生比較能問出具攻擊力的問題。

經過一段時間的問答對應,這種「筆談」方式確實能訓練出一批勇於提問的學生,我就收過下面這些「氣勢如虹」的問題:

「老師你覺得自己的禿頭還有救嗎?」

「為什麼大家都說男人那裡愈大愈好,我卻覺得男友的太大了,做起來很不舒服?」

「班上有位女同學每天都穿得像是個婊子,老師認為她真是個婊子嗎?」

有些問題我當然不會直接念出,會轉一圈來回答。

恥力不夠,就該學著「不要臉」

但絕大多數的大學生沒有機會接受這種「提問教育」,害羞的心態會一路保持到職場,這就麻煩了。

到了公司,有問題也不敢問,怕被人認為很蠢。但真有問題卻不問,也不知道該怎麼偷看偷學,這只會導致更多的蠢事發生,反而引起管理階層的不滿。

更大的問題是,有關於自己的薪資、福利,也不敢追問,最後被公司騎在頭上,平白損失一堆合理、合法的權益。個人的處境愈來愈差,也就難以在競爭激烈的職場突圍。

所以我還是建議:「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年輕人,你若恥力不夠,就該學著「不要臉」。

為團購謀福利,是「好」的不要臉

「不要臉」只是種手段,只要有正確的目的,就可以展現出「勇氣」之德。「勇氣」的定義是「犧牲自己以幫助他人」,也是達至幸福的必備三德行之一。其他兩者是誠實和正義,你依上述脈絡仔細思考,就會知道三者密不可分。

你要學「好」的「不要臉」,而不是「壞」的。標準很簡單,就是這「不要臉」是否可以創造「共同善」,一種能分享的價值,能提升社群整體的幸福。

偷吃辦公室冰箱裡其他同事的蛋糕,這是不要臉,卻是「壞」的不要臉,因為這損及了他人的應有權益,又對社群沒有幫助。

去和很凶的老闆「盧小」,談判爭取團購雞排打折,這是不要臉,卻是「好」的不要臉,因為這能擴增你所屬團隊的共同價值。

如果你的不要臉,是犧牲自己以成就群體,那通常就是好的。若這不要臉,是以作踐自己來追逐個人利益,那通常就是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