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台灣作家、登山家、文史學家,聽過他的人,或許看過他在電視節目中妙談形形色色的旅行經驗,或者知道他博覽群書,經常能引經據典,信手拈來生動的文學、歷史故事。他不只是崩世代熟知的文青代表,更是青壯族耳熟能詳的文史旅行家謝哲青。

國內到國外 一切熱情只為登山

認為旅行對每一個人意義皆不同的謝哲青說:「旅行,是讓我認識自己的最好方法!」然而,對從小生長在中低收入家庭環境裡的謝哲青而言,出國旅行像是天方夜譚,他說:「小時候,只常想著要到隔壁村看看,等長大了點,就想親自去瞧瞧這世界。」謝哲青的旅行,原來是先從登遍台灣的山脈開始。

因為想看不一樣的天空、想去外面走一走,謝哲青決定到旅行社工作,他的想法很純粹,就是為了拿到一張領隊執照,方便工作而已。他說:「按當時的法令規定,男生沒當完兵,是不能出國的,所以我只能在台灣旅行,直到後來第一次的海外出團,其實也是為了爬山。」

從寫證件、辦護照、當跑外交部領事處的送件小弟,謝哲青帶團登山旅行登出了心得,從國內的山爬到了國外的山。為了備妥自己的登山裝備,他不惜兼更多的差、賺足夠的錢,只為支撐自己對登山的熱情。到了大學畢業那年,謝哲青已是合格的海外登山嚮導。

跟一般人不同,謝哲青專挑別人沒走過的路去旅行,像是太平洋西南部的巴布亞紐幾內亞、非洲的吉力馬札羅火山、馬來西亞的神山等等,對英文原本並不在行的他說:「到了當地,開始會遇到生活上的溝通問題,接著便發現書上教的『商用英文』不管用,學了也不懂得如何聊星座、聊生活⋯。」

克服難語症 5次、20次都要學

謝哲青形容,人都要遇到某種環境,才會體認對某種能力的迫切需求。對走遍86個國家的他來說,語言已不只是「傳遞文化的工具」,更是「賴以生存的武器」。他表示,雖然從小就知道學英語很重要,卻一直苦於工作忙碌,對學習深感「無能為力」,直到在帶團旅遊的工作情境下不得不使用英語,才讓他下定決心,一定要學好英語!

他特別徵求老師的同意,旁聽英語學系的課程,並聽從老師的建議多看英文書。謝哲青分享:「我第一本看的外文小說是《金銀島》,也讀過《動物農莊》、19 世紀的小說等等。」用閱讀學英語的方法看似平凡,但對從小患有「難語症」的謝哲青來說,卻是得花比一般人更大的力氣,才能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