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時報》經濟學家馬丁沃夫(Martin Wolf),日前出版一本新書,裡面提到「超額儲蓄」這個名詞,它指的是儲蓄大於投資。這個名詞在國內也不乏專家大談特談。本文將要說明:「超額儲蓄」這個概念根本是錯的。

經濟學必定以個人為分析起點,所謂「總體經濟學」或「宏觀經濟學」,不論怎麼「宏」,都不能脫離以個人為基礎。因為所謂總體、宏觀、國家等集合體,都不會做選擇,只有在其中的每一個人才會做選擇。因此若說一國總體有「超額儲蓄」,那就須追問:個人是如何做出這種選擇的?

一個人的收入可區分為三部份:消費、儲蓄、投資。事實上這三者只是站在不同時點看同一件事。消費和投資之區別,用二十世紀天才經濟學家費雪(Irving Fisher)在《利息理論》裡的話:「消費是花錢在很快到來的享受,投資是花錢在日後到來的享受。換句話說,投資是明天的消費,它和(今天的)消費,只不過是發生的時間點不同而已。

仔細一想就可明白這個道理:今天我收入10個蘋果,立馬吃掉8個-這是消費。剩下2個留著明天吃。站在今天看,我把2個蘋果投資到明天;站在明天看,我把今天兩個蘋果挪到明天消費。因此投資和消費只有時間點的差別,這正是費雪的第一個洞見。

但投資是怎麼來的呢?我如果明天想吃2個蘋果,今天就須先留2個下來不吃-這裡先不考慮利率問題。所以我今天只吃8個,剩下兩個就是儲蓄。也就是說,儲蓄是收入減去消費的剩餘。這些今天不消費的剩餘,必是用在明天的消費-也就是投資。站在今天看是儲蓄,站在明天看是投資。明天的投資一定來自今天的儲蓄,因此儲蓄與投資永遠是同一件事。這是費雪的第二個洞見。

既然儲蓄與投資是同一件事,也就不可能有「超額儲蓄」。你今天蘋果不吃完,明天吃的(投資)一定是來自於今天的剩餘(儲蓄)。也就是說,儲蓄與投資是同一件事,怎麼會有「超額儲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