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柯文哲說他「不打房」,而且說「營造業垮掉,台灣就完蛋」。柯文哲顯然對房地產有一些「誤解」,其實,營建業對經濟的貢獻與重要性,真的沒有那麼偉大、那麼了不起。

柯文哲把營建業在台灣經濟的地位,放到如此「崇高」的位置,應該是受傳統上「房地產是火車頭產業」之說法的影響。不過從行政院主計總處的產業關聯表中可看出,房地產的「向後關聯」(即容易帶動其它產業發展)並不高,關聯係數只有0.5左右─它甚至比不大傳統上大家認為「很菜」的農林漁牧業哩。甚至大家認為該沒落、無足輕重的鋼鐵、其它金屬等產業,其向後關聯係數都達1.5,遠遠比房地產高哩。

再以對國內生產毛額(GDP)的貢獻來看,一般人總以為房市興盛繁榮,就讓經濟顯得虎虎生威,因此對GDP貢獻必然大。惟事實上不然,房市每年新蓋住宅即使產值很高、蓋出市值數兆元的住宅,但能納入GDP之中者,只有其產生的附加價值,因此每年對GDP的貢獻只有2-4個百分點而已。至於中古屋的移轉,則根本對GDP毫無貢獻。

因此,柯文哲說他不打房,因為營造業垮掉,台灣經濟也會完蛋,其實,營造業只是負責興建房子或各種工程的業者,並不等同於建設公司或房地產業者。如果其意指房地產垮掉「台灣經濟就完蛋」,那就是對經濟與產業結構的誤解,把房地產放到一個遠高於其實際影響的地位;他是不必擔心此問題。

倒是高房價產生的諸多問題,反而是台灣經濟與社會之癌,更該重視及醫治。高房價產業的社會問題,大概不必多談,許多民眾都身受其害;不僅年輕人,連一般中產階級,在都會中都難求一居住之足之地,這幾年高房價一直高居民怨之首。房地合一稅實施前,炒房者獲利幾不課稅,助長社會不公與怨氣。

至於經濟面的影響,可能較「隱形」但卻更嚴重及深遠。房市繁榮高房買,吸引更多資金與資源投入房市,又再助長泡沫;高房價拉高租金,推高商家營業成本、甚至被迫退出市場;房奴增加且負擔沈重,削減其它消費支出。整體而言,是造成資源錯置、抑制正常消費、打擊其它商業活動。

因此,柯文哲實在不必把房市、營建業放到超乎其實際重要性的位置。不過,柯文哲說「不要亂打房」這句話倒是有道理。不論是中央或地方政府,面對高房價造成的經濟、金融、社會的問題與風險,是該從制度面思考,建構合理完善的房市政策,以避免房市泡沫更膨脹、引導房價下滑。

以此觀點看,央行的房市信用管制,是預先對金融機構的信用風險作控管,財政部的「房地合一」稅則是匡正房市資本利得課稅的漏洞。雖然這些政策也有抑制高房價的目的與效果,但從風險控管與制度面看,仍算是可接受的良性政策。較讓人擔心的,反倒是在房市反轉下跌之際,主管機關又要再搞「鼓勵與支撐」房市的政策─例如業界就在運作讓房地合一稅延後實施,反而不利房市回歸正常,而市府更不必為了擔心「經濟完蛋」而對房市放利多。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