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學期,森林小學六年級的孩子溜溜掉了錢,老師們覺得是三年級的杉杉和四年級的思思拿的,但杉杉和思思都不承認。主任青蘭要我幫忙跟孩子們談。

思思

我先請思思到辦公室,等他坐定了,我問:「會不會害怕?」他搖搖頭,我再問:「會不會緊張?」他還是搖搖頭。我說:「找你來,是要談溜溜掉了錢的事。你先不要跟我說你有沒有拿。等一下,我才會問你。」

「我先說自己小時候偷錢的事給你聽,小時候,大人常常會給我一些硬幣,然後要我存起來,並且說,如果要用錢就跟他們說。可是,當我跟大人說,我想要買什麼東西吃的時候,他們說的不是『馬上吃飯了!』『家裡有餅乾!』就是『那個有色素!』被拒絕了幾次,我就開始偷自己的錢。」

聽我說到這裡,思思有些訝異地問:「自己的錢,幹嘛要用偷的?」我說:「雖然大人會給我錢,但是每一次,都要我當著他們的面把錢存到撲滿裡。可是,我很想買東西吃,只好背著他們偷偷地拿自己的錢。很快的,撲滿裡的錢就被偷光了,我開始偷大人的錢。等他們發現掉了錢,問我有沒有拿?我幾乎都不會承認,反正,承認就是被處罰,不承認,說不定還有機會可以賴掉。」

「我們把話題拉回來,溜溜掉了錢,對你來說,只有三種可能,第一種,你沒有拿,沒事。第二種,你拿了,不敢承認;這,我很能接受,我當年就是不敢承認。第三種,你拿了,而且承認是你拿的;如果是這樣,不但沒有人會處罰你,我們還會覺得你很勇敢、很厲害,因為你可以面對自己的錯,這不是每一個人都有的能力。我再說一次,偷了錢,敢承認,是一種很了不起的行為。」

「現在,我要離開5分鐘,讓你想一想你有沒有偷。等一下,你再告訴我。到時候,無論你說什麼,我都相信。」

5分鐘後,我回到辦公室,在他開口之前,我又說了一遍:「你說什麼,我都相信。」然後,靜靜地看著他,聽到他說:「我有偷。」我趕緊握著他的手,說:「你好棒!」然後,問他:「偷了多少?」他說:「70」「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處理呢?」思思說:「還給溜溜,但是,想要私底下還,因為,怕別人知道是我偷的。」我說:「關於這一點,我會跟溜溜講。」

杉杉

接著,找杉杉來,等他坐定,相同的步驟、相同的語言,也跟他說了一遍。同時,還跟他說了關於偷東西我的一些看法,我說:「一個小孩偷了東西,就跟他生病發燒是一樣的,都需要人幫忙,只是幫的方法不同而已。我從來沒有因為有哪個人偷了東西,而否定過他。」

我說:「在森林小學,不能打人,打人的要回家一天。可是,你有沒有聽說,有誰是因為偷了東西而要回家一天的?也就是說,如果有人偷了東西,我們要做的事是幫他的忙,而不是處罰他。」同樣的,也讓他想5分鐘。

5分鐘後,杉杉說,他偷了溜溜的100塊錢。

我問杉杉,願不願意還錢?他說願意還,也想要當面道歉,只是沒有錢。我說:「我有。」

我願意幫他還錢的理由是,相對於他能夠承認、想要道歉、願意還錢,這麼大的勇氣和誠意來說,誰來出這個「要還的錢」,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於是,我準備了兩份零錢。然後,跟杉杉和思思說:「下一次,想要買什麼,而且非買不可,又沒有錢的時候,記得先來找我,我會借給你們。不要用偷的,好不好?」兩個孩子都很認真地點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