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台灣的孩子出國,住的是高檔飯店,去哪裡都有安排好的巴士接送,參訪的地方是博物館或是景點,吃的是觀光客大餐,接觸的人就只是親友、老師、同學,頂多偶爾說說英語。

這就像是被包在一個透明泡泡中,雖然到了遠方,身旁一切都是安排妥當、照顧周全,接觸不到當地人生活中的實際悲喜,甚至一路恆溫空調,連真實溫度的空氣都吸不到幾口。

前一陣子,我有機會和真正的旅行家,或旅行上癮者談這個問題。他是蔡柏璋,台南人戲團共同藝術總監。他在三十出頭的年紀,就被譽為「集編導演三項才華於一身的難得創作者,台灣表演藝術領域最具潛力的領導者」。

2014年,在TEDxTaipei的講台上,他公開和聽眾說,當年,他身為一個31歲的台灣男兒,戶頭裡只有25171元。這是他為了遊歷世界所付出的代價。

自己處理各種瑣事、難關,和衝突

蔡柏璋的旅行經驗是很驚人,伊斯坦堡、羅馬、佛羅倫斯、里加(拉脫維亞首都)、斯德哥爾摩、奧斯陸、聖彼得堡、哥本哈根、巴黎…去這些地方,都不是為了生意訂單,不是學術公務旅程,而是自己內心對於經歷世界的渴望。

對什麼的渴望?蔡柏璋的答案很特別:「學習面對未知環境中的一切困難與挑戰。」

在英國的那個寒冬,他房間的暖氣壞了,他寫電子郵件給物業管理公司要他們修理。但他一開始摸不清楚英國人的溝通方式,無論是裝可愛賣可憐,對方都不理睬。後來,他漸漸地摸出來英國人溝通的遊戲規則了。

以下是他寫給物業管理公司的信:

親愛的艾咪您好:

好久不見,距離上次與您聯繫已經是兩週前,衷心希望您和家人有一個相當愉快的聖誕假期,貴公司的業務繁忙,每天都日理萬機,您們比任何任都需要且值得好好放鬆度假一下。我這邊一切都好,無奈暖氣的問題尚未解決,聖誕期間我不慎受涼了,面對偏冷的室溫著實有些辛苦,如果您不介意,還懇請幫我提醒一下辛苦的修繕人員。我相信接下來的寒冬定能暖暖地度過…

郵件寫得有禮得體,不傷和氣,不語帶威脅,但是仍然表現出自己的堅定請求。這封信寄出不久,管理公司帶了一台新暖爐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