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武雄教授在臉書上貼了一張舊圖,上面有小學生的造句一句,文字頗佳,卻被批改老師全部槓掉,代之以矯作的例句,引起網友熱議。(請見:http://0rz.tw/cQn13)許多網友稱讚學生的文字比老師好,憑什麼判他寫錯,雖然我同意這個案例中的孩子並沒有寫錯,但這個「因為文筆好,所以不該判錯」的邏輯其實是有問題的——而且這邏輯正是許多老師在語文教學上會犯的錯誤。

事實上,在教學過程中,唯一能夠判定學生正確和錯誤的標準,是「你是否展示了我們教你的技能」。只要有達到技能,文筆或好或壞都不重要,因為都是正確的;反之,文筆再好,只要沒有展現技能,也不可以給你分數。

我們應該把「考試」想像成一種測量工具,每一次考試都是為了測量特定技能而存在的,其他的因素都不相干。當我想要測驗你「四則運算」的技能時,你的數字筆跡再凌亂也不應該扣分;當我想要測驗你對「光合作用」的理解時,即使你在旁邊畫上很美的小花,也不可以幫你加任何一分。

因此,回到原來的案例,老師和學生的句子誰比較好並不是重點(而且因為老師的句子實在太差,使得學生的句子在對比之下「感覺」更好了,其實學生表現很不錯,但能有這樣表現的同齡學生並不在少數),重點是,那題要考的「技能」是什麼呢?根據一些網友的補充說法,那題要考的是「靜態摹寫」,因此才被老師畫掉,希望網友不要過度責怪老師。

但「我們要考的技能是靜態摹寫」這個理由,在這個案例裡是不成立的。

首先,我們可以看到,學生句子的內容雖然是「爸爸在畫畫」,是一個動作,但是他並不是去描述畫畫的「過程」,整個句子表達的是「爸爸在畫畫這個畫面」,是沒有時間流逝的,自然也無動態可言。

老師改寫的版本第一句是:「埋首畫作的爸爸,專注作畫的雙眼透出對作品滿意的神韻。」這個寫法跟學生的差別,在於他呈現的是「畫畫中的爸爸」(這是描述一個物件),而不是「爸爸在畫畫」(這是描述一個狀態),語意上確實有微妙的不同,但差異並沒有大到應該算到全錯。而老師的後兩句話則完全是敗筆,文字既差(「沾染」「成就」完全是亂寫),更糟的是他直接寫了一個動作,反而比學生的原句更不「靜態」,不知何來理由以此否定學生。

老師們應該銘記的是,你要傳授的是「技能」,而不是你自己的「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