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學教書十年,並不是很長,但仍有許多人問我「現在大學生的素質是不是越來越差」。這個問題不太容易回答,因為要看比什麼向度。但我對這個問題有一點延伸想法。

我發現一個現象,就是現在的大學生「越來越像」,少了許多我求學時期的那種個性人物。就算是和七、八年前的學生相比,現在我眼前的大學生們也平淡不少。這是為什麼?又會有什麼問題?

我教的科系遍及文理工商等學院。最近這三四年,同系歷屆學生的學習表現差不多,但總感覺一屆比一屆來得「不起眼」。特別的同學不見了,那種會讓我「自然認識」或「難以不認識」的同學越來越少。

七、八年前教過的許多班級,我現在都還可以回想出十幾二十個有特色或怪咖學生。但現在有些班級教了一年,才過一個暑假,不少學生還是臉書好友,但你要我推薦其中的「有趣人物」,卻想不出三、五個。

那種上課怪行怪狀,作答天馬行空,有特殊技能,或課外生活精采的同學變少了。我在兼課的各校,每年固定去演講的地方,都發現這種傾向。

為什麼呢?

我認為不是教育造成這種「平淡化」,因為教改後,確實讓不同能力的學生都有出頭的機會。這種平淡化很可能是在知識流通、資訊對稱的情境下,大家因為條件一致而出現同化現象。

主要推力很可能是網路,或社群網路。網路形成新的文化霸權,傳達一種整合性內容,因此看過「網路建議」後,大家都去一樣的地方玩,以一樣的方式玩(想想大學畢業旅行的一致性有多高)。

也因為看了網路,所以和大家都準備考一樣的檢定,追求類似的學業目標。買東西呢?更是只看網路的推薦。食衣住行育樂,都被網路文化霸權「拉平」了。

這種「怪咖消失」的狀況持續下去,可能會產生一些問題。

「怪咖」的存在意義在於他們所提供的「可能性」,就像生物多樣性一般。多數人可以在現今社會中生存的很好,而怪咖或許會活得辛苦點,但若環境轉變,怪咖的思考與處事方式很可能會是突破危局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