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荷蘭唸大學與碩士的時候,每年的學費平均是1500塊歐元,大約台幣6萬塊左右。大學生要從自己的口袋拿出來之外,其實荷蘭政府負擔更多 。

平均來說,荷蘭政府每年會幫每個大學生付6000塊歐元學雜費,大約24萬台幣。也就是說每個荷蘭大學生每年要花7500歐元的學費,如果在4年內順利大學畢業,一個荷蘭的大學生在教育上已經花了120萬台幣,其中80%是政府埋單!

2009年我碩士畢業,當年我所付的學費已經不是現在學生要承擔的學費了。短短幾年間,學費從1500歐元已經漲價到今年的1951歐元,多了450歐元(快兩萬塊台幣)。用比率來說,荷蘭大學的學費,6年以來漲了快30%!

學費調漲,在荷蘭是一個很平常而且每年都會發生的事。既然如此,與其爭論學費是否應該漲價,不如討論調漲學費的需求跟原因。

學費漲價主因是為了補償通貨膨脹,簡單來說,通貨膨脹是指所有的商品隨時間漲價,金錢相對貶值,教育的成本也會跟著通貨膨脹而提升,學校所需要的東西,譬如電、瓦斯、行政上與教育上的必需用品等都變貴了。

在通貨膨脹的情況之下,教師的薪水也必須調整。在荷蘭,員工,雇主及政府都認為每年加薪補償通貨膨脹是理所當然的,若沒有補償,員工的薪水就年年貶值。換句話說,有通貨膨脹但是沒有加薪,就是員工吃虧,讓雇主占員工的便宜。有這樣的基本認知,教師的薪水當然會隨著通貨膨脹加薪,這也提升了大學的成本。

大學的各種成本都提升,如果學費沒有跟著調整,學校預算無法跟上,教學品質下滑,也是必然的事。

荷蘭政府這些年來都很關心教育,希望荷蘭大學能靠加強教育及研究的品質來提升大學排名的名次。

其中一個提升教育品質的手段,是鼓勵各所大學增高老師對學生的比例,用小組討論的方式,提供給學生比較密集跟老師互動的機會。小組教學法,不是減少學生數,就是增加師資,荷蘭政府並不希望大學的人才變少,而選擇敦促學校聘僱更多的老師,所以調漲學費確實有助於拉高荷蘭高等教育的品質。

在台灣的政策辯論中,似乎看不到學費如何反應通膨,常常只是一味反對提高學費,其實做足了功課後,學費不漲價,教育預算也沒顯著提升的話,一定會影響到教育的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