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因為我自己也是小三扶正吧?從開始交往起,沒有一天不擔心他劈腿。別人都說,搶來的總有一天會被搶走。果不其然,這些日子以來我們分分合合,他偶爾偷吃,我時常心軟。只要每當他對我好,我就無法思考。我只好說服自己,我是他『必須的愛情』,而他身邊其他的『超級好朋友』,只是『偶然遭遇的愛』,玩玩而已。」那年期中考週,我們坐在淺水灣的lounge bar,靜靜的等雨停。卻忘了台北,是一個雨下得過分多的城市。

「但你別忘了,沙特與西蒙波娃的『協議式關係』當年其實是悲劇收場。一再的背叛與重複的承諾,其實就等於沒有承諾。」我說,她反覆撥弄著手指,不安從指間流竄出來。

我寫過很多篇有關背叛或劈腿的文章,但這麼多年來,有兩個問題還是非常費解:

是不是真的有所謂的「劈腿性格」?人家說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是真的嗎?如果當初是小三扶正,對方會不會比別人更容易再劈?

為什麼會有「自願性小三」?為什麼明明有些人知道對方已經有伴侶,還要介入這段關係?

難以定義的第三者

「或許就像我朋友說的吧,第三者比一般人需要更多的勇氣和愛。」她說,攪拌了一下杯裡的whisky on the rock。

關於外遇和不忠(Infidelity)的研究不少,但是以第三者為中心的研究卻相對少。一般來說,外遇的主因不外乎兩個:

一、不滿當前的關係,但又因種種原因無法或不願意離去當前伴侶
二、有更好、更吸引自己的對象,但仍有種種原因無法或不願意離去當前伴侶

只是,光是「第三者」這個詞就不好定義了。例如,男友和他的「哥兒們」頻繁傳訊息算嗎?和「超級好朋友」單獨吃飯算嗎?包包裡面有「同事」的手錶算嗎?甚至是「可以攤在陽光下」的關係(例如古希臘或中國古代的「偏房」或「妾」),是否都算是某種程度的第三者?

Brent Mattingly的研究發現,我們對於第三者或出軌的定義其實相當模糊,存在許多「灰色地帶」(The gray area)。逛街吃飯、電影散步都是朋友會一起做的事情。不過如果是「刻意不跟伴侶說」,那就表示「你可能知道你在做的事情是錯的」,或是「反正說了也會吵架,不如不要說」。

雖然難定義,但並非不可能。歷史學家Elizabeth Abbott回顧了從古至今著名70位情婦的生命風塵血淚史,暫且採用一個比較溫和的定義:一個(無論是自願或受到壓迫)和有婚姻關係的男子,擁有相對長期性關係的女性。

看樣子,「性」似乎是小三不可或缺的門票。Brent Mattingly也承認,雖然有在灰色地帶,但「灌籃式劈腿」(slam-dunk cheating,有直接的性交)就讓劈腿者百口莫辯了。不小心滑進摩鐵,蓋棉被純聊天,怎麼想案情都不單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