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談柯文哲拋出的「取消模範生」議題之前,我想先講一個真實故事。

幾年前,我在新北市教一個小學班級作文課,每週上課兩節。當時臉書還不風行,最常見的網路社交場域是部落格。於是,我在級任導師與家長的支持下,為他們開了一個部落格,把每週繳來的作業匿名上傳,並且鼓勵他們利用電腦課或課餘時間上去看別人的作品。幾次之後,到部落格上留言猜「這篇文章一定是OOO寫的!」成為班上最熱門的活動之一,特別是有些作文慢慢寫到生活細節,比如誰跟誰要好、誰喜歡誰之類的,更引發長串討論。

每次上課,我會從中挑我覺得最好的幾篇出來,當作範例,告訴大家為什麼這些文章好。說真的,這並不是我的班級,所以我根本也不太記得哪篇文章是誰的,但從同學起鬨和不善說謊的神色中,我大概也能猜到是誰。如是進行幾次之後,我把印象中最厲害的幾篇文章找出來,我特別喜歡一篇描述晚上淋雨回家的,他寫道:「因為星星哭了,所以天空落下了亮的水。」我詢問導師,這幾位同學平常的學習狀況如何。

導師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我,然後說:「這位寫星星流淚的同學,所有科目都是全班倒數的⋯⋯」

是的,這就是「模範生」制度最大的盲點:你會用單一標準將學生分層,然後誤以為你建構的分層就是學生實際的學習能力。當我們講「人有多元智能」的時候,意思並不只是「有人很會讀書,有人很會打球,有人很會社交」這麼粗略的大分類而已,就算是讀書/打球/社交這些分類內部,都有很複雜的知能分布情形。

當我一無所知地進入這個班級,在不帶任何預期的情況下(因為我完全不知道他們過去的表現),用不同的教學邏輯的時候,原本貧弱的可能就有機會逆轉,本來優秀的就不見得還能維持優勢。甚至會出現像上述的例子一樣「詭異」的情況,他的國語考試從來都是六、七十分,卻能寫出整學期最有詩意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