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的觸發

初到一個城市也還沒想要去哪裡,不如就先去超市補給這幾天的糧食,順便到處晃晃。在我們搭公車前往超市的路上,經過個地方看起來真是熱鬧,人就是喜歡看熱鬧,人潮會吸引人潮,所以我們就跳下車了。

由於正逢復活節假期,所以布拉格當地也有復活節市集,除了可逛可吃之外,還架起了大舞台,在週末會有歌手樂團的演唱表演。

市集上一整排的食物看起來都很吸引我,大香腸堡、捷克的傳統小吃煙囪捲、一整鍋看起來色香味俱全的炒飯炒麵,主食正餐副食甜點全部都有。飢腸轆轆的我在食物中穿梭,而吳瑪麗則是被不同的食物給吸引了。

她看的是對面攤子的帥哥。

那位軍裝外套帥哥正在排隊買吃的,只見吳瑪麗鬼鬼祟祟拿手機靠近,想去啪啪啪(手機照相的聲音),但是偷拍了幾張都不甚滿意,所以只好跟讀者說聲對不起,無法為您送上可口帥哥照。

逛過一輪之後,我在烤乳豬前停了下來。這一攤實在是太吸睛了,一整隻的乳豬在那邊轉啊轉啊的,搞得我口水也不自覺地流啊流的。在旁邊留連了一陣子,影片也錄了,照片也拍了,猶豫不決的亞洲人很害怕踩到地雷,怕它中看不中吃,可是另一方面又對沒有嘗試過的布拉格小吃躍躍欲試。

那些頭腦中的懷疑與不安,很快就向身體的本能屈服了。結果我抱著份量過多的烤豬肉與馬鈴薯,懊悔地找了個溜滑梯旁的空位坐下。這一盤,花了約莫台幣800元。

怎麼會有這麼貴的市集小吃啊!然後怒吃一口馬鈴薯泥後,更是怒到最高點,那是什麼酸酸的口感啊,簡直就像放久了以後臭酸的味道。

外國市集裡800元買到「臭酸」馬鈴薯豬肉,給我的省思:請給不喜歡的人事物第二次機會

隨著旅行天數的增加,吳瑪麗的臉也一天比一天圓了。

吝嗇小王子因為花了預料之外的錢而感到懊悔與難過,再加上手中捧著沉甸甸的一大盆難吃的馬鈴薯,失望、憤怒、後悔等情緒交雜而來,給了我兩點小觸發:

第一,人家明明就有牌子寫著豬肉多少克多少錢,馬鈴薯泥多少克多少錢(雖然牌子不甚顯眼),你自己不先好好想好要買幾克,或是要買多少元,只說了「我要這個、我要那個」,然後就這樣任人宰割,這種論斤秤兩的東西,你看大叔切肉剁肉的時候切得很開心,然後愉悅地心想:「挖,給我這麼多啊。」是啊,因為之後你就是要付出這麼多的鈔票讓他數,大叔看著你從錢包裡拿出一張接著一張鈔票時也是格外開心der。

小觸發之一:總是要先想好自己要什麼,才去與人互動。確認自己要的東西是自己的選擇,到時候如果結果不合意,也不要去怪別人,因為要怪只能怪自己。

就像找了個爛工作,或遇到個爛情人,很有可能是你一開始就沒想清楚你要的是什麼,而造成現在這種難以收拾,想走也走不開,想放又放不掉的進退兩難局面。

外國市集裡800元買到「臭酸」馬鈴薯豬肉,給我的省思:請給不喜歡的人事物第二次機會

第二,關於那吃起來像壞掉的馬鈴薯泥;當我開始一口接著一口的大口吃肉時,瞥見肉旁那不討喜的馬鈴薯泥,雖然不情願,卻又因為不想浪費食物而勉為其難地再去吃它。不過這次,當我把馬鈴薯泥放進滿是乳豬肉的嘴裡時,天啊,那就像是《倚天屠龍記》中,趙敏精心設計的醉仙靈芙配上奇鯪香木一般,只是它們兩者相配所產生的不是劇毒,而是絕佳的口感啊。Oh My God。過鹹又油膩膩的烤乳豬,配上帶著酸味卻清爽的馬鈴薯泥,我簡直就是食神的評審上身,忍不住地大叫了聲:「好!」

小觸發之二可以是非常陳腔濫調式的:對於一個你不喜歡的人、或事情,給它第二次的機會吧,因為也許你看不起或不喜歡的人事物,在不同的情境下會有意想不到的發揮。

或者換個方式說,下次當妳在愛情中遇到臭酸宅的馬鈴薯泥時,先別急著評斷拒絕疏遠逃離他,也許他就是配妳這種閃亮亮嬌滴滴又重口味的紅肉的天作之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