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吃飯,小芳說,她離職了。

大家嚇一跳,怎麼可能?

「妳不是說主管很『開明』嗎?」

「他是很開明啊,」小芳幽幽的說:「就是因為他『太開明』了!」

喔?太開明,也會讓人想離職?

「是的。每次有工作分配不均,報告主管,」小芳說:「主管每次都回答,你們兩人自己去喬,喬定出一個結果,再向我報告!」

大家聽了,都露出羨慕表情,「哇,這樣的主管,很民主啊。」

「不,這可慘了。」小芳說:「尤其是對像我這麼一個小咖的新人來說。」

接下來,小芳說明,這種「開明」如何造成她被另一位老同事欺負──

老同事:「我先選,我要做這塊。」

小芳:「ㄟ,每次都是你先選?」

老同事:「我比較有經驗啊,我在公司待得比較久啊,不然你要怎樣?」

小芳:「好,那這次你決定,下次就要輪到我來決定囉?」

老同事:「好。」

但是,下一次,以上重覆的對話又重演,老同事依舊拿最好的一塊。永遠都是拿最好的一塊。

這也不是誰的錯,只能怪老同事永遠都是老,小芳永遠都是年輕。